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海西瞭望 >> 正文

在科技“赛场”为国争光

2016-08-10 09:45:04来源:福建日报

  他们研制的艾滋病毒重组抗原及第三代诊断试剂盒,消除了“代差”,与国际上目前最好的试剂处于同等水平;他们历经14年,研制全球第一个上市的戊型肝炎疫苗,扭转国际医药界关于“原核系统不能用于病毒疫苗研制”的固有认识。

  他们是厦门大学国家传染病诊断试剂与疫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团队,先后获得2001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与2010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等重大奖项。作为研究中心主任与研究团队领头人,夏宁邵教授也于2013年获得省科学技术重大贡献奖,2014年入选中组部“万人计划”第一批名单。

  消除诊断试剂“代差”

  1995年底,夏宁邵受邀到厦门大学组建生物技术研究实验室。彼时,在传统科研模式下,经费来源以向国家申报立项为主。由于“僧多粥少”,很难争取到足够经费,实验室运行伊始,面临缺少资金和各种实验仪器设备的困难。这让他反复思量,该选择什么样的项目,才能既实现为社会提供服务的研究目标,又为实验室的发展储备实力?

  作为预防监测艾滋病传播的最重要工具,艾滋病诊断试剂的课题研究也持续被列入我国“七五”“八五”和“九五”攻关计划。遗憾的是,尽管众多科研单位持续攻关,相关研究一直未能取得突破。这带来的直接后果是,仅有几个小型实验室能生产的生物活性原料,远不能满足产业需要,大部分企业生产艾滋病诊断试剂盒所需的关键抗原不得不依赖于进口。

  关键抗原依赖进口,自然会带来种种问题,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诊断试剂灵敏度和特异度存在较大不足。“关键抗原进口只能买到二流的抗原,存在‘代差’,就像电脑的CPU,别人在用486、586,你还在用286。”中心副主任张军说,抗原质量低导致国内产品的灵敏度最高70%,平均只有60%左右,而国外的诊断试剂灵敏度能达99%以上。因此,国产诊断试剂对早期感染者漏检较多,安全隐患问题一直没得到有效解决。

  研究团队果断决定以艾滋病诊断试剂作为突破口。但当时缺乏经费,也缺乏抗原纯化的机器。“一台高效液相色谱仪需20万元,但我们没有经费购买。”张军回忆。

  恰巧,国家出台鼓励产学研合作的政策,厦门大学也有相应措施。研究团队借此契机与北京万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建立合作关系,解决了后顾之忧,利用基因工程技术在自行设计、构建的高效原核表达载体上表达出高活性、高产量的重组艾滋病毒抗原,从而结束我国艾滋病诊断试剂盒抗原原料完全依赖进口的历史。

  1999年,他们在此基础上研制的“艾滋病毒第三代抗体诊断试剂盒”,艾滋病毒检出率和特异度分别达99.60%和99.98%,在世界同一领域的研究中达到先进水平,大大加强我国对艾滋病毒传播的控制能力。2001年,该项研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015年,获得世界卫生组织认证。

  之后,研究团队又参与一系列国家重大传染病诊断试剂的研发:研制出甲型流感病毒快速检测试剂,检出甲型H1N1流感毒株的灵敏度比普通快速检测试剂高10倍至100倍;研制的手足口病诊断试剂盒在我国疫情防控工作中发挥作用……这些成果,解决了疾病防控中的诸多现实问题。

  14年磨出世界第一

  夏宁邵研究团队并不满足于诊断试剂平台上的建树,他们把目光投向疫苗领域。疫苗是最根本的疾病防控办法,但与诊断试剂2-3年的研发周期相比,一个创新性疫苗的研发需耗费十几年。这是一个涉及方方面面的复杂系统工程,周期长,投入巨大。

  从1998年开始,研究团队就着手研发戊肝疫苗。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1/3的人口曾感染过戊型肝炎病毒,我国近年戊肝发病率也逐年上升,已在成人急性肝炎中居首位。据悉,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曾对戊肝疫苗开展过深入而系统的研究,其疫苗研究进行到第二期临床,因成本高昂而终止。

  与所有新药研发一样,戊肝疫苗的研发并非一路坦途。“疫苗的研发没有企业的支持很难取得真正成功,幸运的是我们有这方面的经验。”张军说,2000年,研究团队在几乎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得到杭州养生堂的支持,双方合作共建联合实验室,并与北京万泰生物药物股份有限公司形成从技术到产品的全面协作关系。

  据悉,传统的疫苗研制方法主要有两种途径:一种是将病毒放在细胞内大量培养、灭活,再辅以佐剂,即灭活疫苗;第二种是将病原体在体外反复传代,去除其致病性,但保留其免疫原性,即减毒活疫苗。而夏宁邵研究团队的方法,则利用基因技术模拟出病毒。“如果不能完全模拟病毒,走了样,就无法找到关键靶点和靶位,也就无法研制出疫苗。”张军说,这项技术的成本也远低于传统方法。

  2004年,戊肝疫苗进入一期临床,一年后顺利进入二期临床。2007年8月,研究团队进入最关键的三期临床试验,涉及11.3万人、30余万针次的研究显示,该疫苗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保护性。2010年,国际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杂志发表该疫苗的三期临床试验结果。

  这些研究成果无可争议地使我国戊肝疫苗研究站在世界前沿。论文的特邀评论由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专家撰写,他认为这次临床试验“令人信服地证实了该戊肝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这是全世界戊型肝炎预防与控制领域的一个重大突破”。

  经14年不懈努力,2012年10月27日,在国家卫计委及省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全球首支戊肝疫苗在厦门成功实现产业化,并走向市场。戊肝疫苗的研制成功,扭转了国际医药界“原核系统不能用于病毒疫苗研制”的固有认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证实戊型肝炎是可以被疫苗预防的,标志着我国在生物制药原始创新领域取得重大突破。

  基于该体系关键技术,研究团队研制的另一个疫苗宫颈癌疫苗也打破美英技术封锁,成为全球第3个、国内第1个获准临床试验的宫颈癌疫苗,目前已基本完成三期临床试验,有望大幅压低该疫苗供应价,引起国际广泛关注。

责任编辑:林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