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理论研讨 >> 正文

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的三重意蕴

2018-01-09 10:54:06来源:光明日报

  自近代以来,我国在实现现代化的征程中,始终面临着“西方优势”的巨大压力。伴随着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的不断推进,“西方标准”在西方主导的经济全球化时代彰显着西方优势,即使遭遇了国际金融危机后西方道路“无可奈何”的整体性衰落,“西方崇拜”情结在政治制度建设中仍很有市场。习近平总书记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在政治制度上,看到别的国家有而我们没有就简单认为有欠缺,要搬过来;或者,看到我们有而别的国家没有就简单认为是多余的,要去除掉。这两种观点都是简单化的、片面的,因而都是不正确的”“照抄照搬他国的政治制度行不通,会水土不服,会画虎不成反类犬,甚至会把国家前途命运葬送掉”“只有扎根本国土壤、汲取充沛养分的制度,才最可靠、也最管用”。这清楚地告诉我们在国家政治制度的设计和发展中,必须坚定树立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的理论自觉,清醒认识到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的“三重意蕴”:“照搬”西方不仅无用,而且危险,更不用照搬。

  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是对西方政治模式历史过程和治理实效的清醒认识

  西方政治模式的肇始和运行是对民主的反动而非彰显。三权分立、多党制和竞争性选举是当今西方世界用以实现“民主”的三驾马车,但纵观这几项制度在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确立过程,却并非民主化的结果。以确立美国三权分立等立国之本的“1787年宪法”来看,无论从内容还是制定过程,都不是民主的样板,而是反民主的奇迹,在“谢司起义”引起有产者恐慌背景下召开的制宪会议,实际成为对民主的声讨会。以实际运行来看,金钱主导下的“选举民主”,是对民主意蕴的严重背离。如卢梭所言,“议员一旦选出之后,选民就是奴隶,就等于零了”。而金钱的介入,使得这种形式上的民主也几乎丧失殆尽。

  西方政治模式的治理实效是对其有效性的反讽而非颂扬。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经济出问题,往往离不了政治的深层反作用。西方世界在金融风暴中的治理危机戳破了它的民主神话和政治泡沫。危机后占领华尔街运动、政府关门风波、总统选举“互黑”与“被黑”、黑夜站立、脱欧公投等政治颓势,更放大了以相互掣肘、党派分化、利益集团为特征的“否决政治”的严重通病以及底层民众的强烈不满。简单移植一人一票、多党竞选的其他国家和地区,不仅没有解决战乱、贪腐、贫困等老问题,反而造成了“肌无力”政府下的社会对立和政局动荡。

  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是对西方话语陷阱和战略布局的高度警惕

  鼓吹“宪政”、推销“普世价值”是西方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有效武器。所谓“民主”“人权”“宪政”都不是纯粹的学术概念,而是附会了西方意图的不断变换的话语陷阱和攻心武器。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人就是以“宪政”理论为武器,废除了苏联宪法中的社会主义因素,取消了苏共的执政地位,并最终瓦解了苏联。而这股“宪政”思潮的兴起,离不开美国福特基金会从1987年开始大力资助的“全球性比较宪政研究”。效法欧美的苏联民主化改革,并没有带来富足、效率与公平,反而导致政权丧失和国家解体,却受到西方世界的高度好评。

  维护和实现战略利益是西方话语霸权和思想渗透的不变逻辑。西方世界策动“颜色革命”,把自己粉饰成“世界人权”的代言人和卫道士,绝不是为了谋求世界和平、致力于其他国家福祉,而是出于美化霸权行径的口实需要和强化西方控制的祸心。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双重标准,早就戳破了西方国家虚伪的“民主卫士”面具,揭示了“西式推销”的真谛:支持民主是假,培植自己的附庸、服务自己的战略利益才是真。

  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是对我国制度优势深刻体认后的道路自信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是源于历史、根植民意的制度选择。1840年以后,西方列强入侵、封建政权腐败,人民饱受凌辱和苦难。面对亡国灭种的危机,无数仁人志士前赴后继苦苦寻觅救国方案。辛亥革命爆发,2000多年的封建帝制被推翻,可是效仿西方建立的“民国”、制定的“宪法”,不仅没有带来真正的民主和自由,反而造成封建复辟、军阀独裁、连年混战,带给人们无尽的屈辱和穷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浴血奋战,实现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缔造了新中国,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和最大的政治优势。历史充分证明,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没有中国今天的繁荣和富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们实现民主的根本政治制度,它把代表民意的立法权置于最高的地位,是比西方三权分立民主程度更高的制度设计,代表了人类政治发展的必然趋势。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国理政的基本方略,是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全面推进,是党的领导和人民权利的有力保障。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是充满活力、自我完善的运行体系。我们的政策调整幅度超过近代任何国家,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超凡的自我完善能力。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既保证了人民享有充分的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又保证了根本利益一致基础上的有效共识和统一行动,可以凝心聚力于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实现,切实赢得了人民的称赞、坚定了人民的选择、鼓舞了人民对未来的期盼。彰显民意、凝聚共识、适合国情、卓有成效,这就是不同于西方“自由民主”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特性。(作者:东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作者:任鹏 责任编辑:黄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