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案例探索 >> 正文

湖北正风:把党规党纪在基层树起来

2017-01-09 15:32:24来源:人民日报

  前些天,一条视频刷爆网络空间。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食药监局执法人员张杰,在一家粮油店查扣食用油时,商户不理解、不配合,发生言语冲突。当被商户呛说查扣食用油是“抢劫”时,张杰竟称自己是“依法抢劫”。

  像这样“不严不实”的人和事,基层并不少见。在罗田县匡河镇杨家冲村,财经委员方巧林借帮办五保户手续之机,索取一名近七旬村民的0.35亩承包地,还让其签订“这块地原本就是方巧林的,本人系租种”的承诺书……更有甚者,汉川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交管股原副股长朱传亮利用职务便利,多次采取非法手段,为请托人消除违章车辆处罚记分,并收受贿赂114万元。

  不少群众慨叹:全面从严治党,上面“九级风浪”,可为啥下面总有苍蝇嗡嗡乱飞。分析被查处的案例,湖北纪检部门发现:原因就在于管党治党上强下弱、力度递减的问题普遍存在,“风过草低头、雨过地皮湿”,让损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仍然易发多发。

  难题怎么解?病根如何除?药方中最要紧的一味,便是“上下一起施治,全党一体从严”——把群众身边的“蝇贪”揪出来,把党规党纪在基层树起来。

  “要牢固树立大抓基层的鲜明导向,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不久前,省委全会上,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言语铿锵。

  正风肃纪的路上,从来没有一马平川的坦途;多年形成的顽疾,也已有了抗药性。再动员、再部署、再出发,又将如何踏下一串闯关越隘、顽强向前的坚实足印?

  湖北打响的这场战役,引人注目。

  主体责任的“牛鼻子”,怎样牵得住?

  “不明确责任,不落实责任,不追究责任,从严治党是做不到的。”湖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侯长安,言语中最多的是“责任”二字。

  3个月前,侯长安到基层调研,问题一一浮现——“责任意识仍有思维惯性,部分党组织对主体责任的认识还停留在党风廉政建设上,没有上升到全面从严治党层面。”“责任压力存在衰减,上重下轻、上热下冷的问题在有的地方仍然存在。”“问责追责动真格不够,有的基层党组织在责任追究问题上存在‘追下不追上、追小不追大’等问题。”

  归根到底,还是主体责任虚化空转。湖北省委对症下药,着力构建常态化的压力传导机制,打造定责、督责、考责、问责环环相扣的落实链条。

  以上率下,压实责任

  2016年9月,侯长安带队督导调研,发现襄阳市某区委书记的工作日志弄虚作假。经过深挖细查,发现这个区近一年来先后有5名区级干部被查处,其中两名被立案。尤其是区长,受贿数额特别巨大。

  很快,这名区委书记被调整职务。

  以上率下,压实责任。湖北省委连续两年部署开展落实主体责任督导调研活动。省委常委、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省政协党组书记、党员副省长分别带队,深入全省市州和省直单位,面对面传导压力。

  “省领导督导调研之前,先派由纪委、财政、审计等部门人员组成的工作专班明察暗访。”湖北省纪委研究室主任胡爱民透露。

  省里有了动作,各地纷纷效仿,拧紧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的“责任链条”。

  压实责任,巡视是利剑。湖北省委巡视组把主体责任落实情况作为每年巡视的重点,近年来共向250个地方和单位提出相关意见建议。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湖北省委推出深化巡视成果运用的创新举措:向省政府分管副省长及省直相关部门主要负责同志反馈巡视市县发现的专项问题,以此传导压力、上下联动、推动问题整改。

  自2009年开始,湖北每年组织部分地方和单位党委(党组)的主要负责人进行述责述廉,向省纪委全会报告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情况,接受省纪委委员现场询问测评。现场报告、现场询问、现场测评、现场通报,特殊的“年终大考”沿袭至今。

  照单履责,全程纪实

  督责,须明责。如何让履责可查可考可究?

  湖北的探索,简单又不简单——全面推行主体责任清单和落实责任全程纪实制度。

  “召集市委常委会15次研究正风反腐工作”;

  “坚持每月1次到联系地方红安县督导‘两个责任’落实情况”;

  “召开全市第三、第四次主体责任‘廉政夜谈’会”;

  翻阅黄冈市委书记刘雪荣2016年落实主体责任情况报告,一个突出印象就是注重用数据说话。这源于他带头坚持“照单履责、全程留痕”,为述职报告提供一本“明白账”。

  每年年初,黄冈向市、县、乡三级领导班子成员全员发放台账记录簿7500余册,实现了台账管理对象全覆盖。黄冈市明确规定,研究部署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听取汇报或向上级党组织领导汇报、研究纪律审查工作、实行追责问责、开展廉政谈话提醒等,是台账的“九必记”。

  记不好会怎样?黄冈规定,每季度末先由本人对自身履责情况进行自评,再由党委(党组)主要负责人鉴评,鉴评主要针对鉴评对象明确职责、履行职责、记录台账等情况。同时,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会同市委落实主体责任工作办公室每月按管理对象10%的比例进行抽查。2016年,市委落实主体责任工作办公室还组织集中检查3次、突击抽查6次。

  2016年,黄冈市共查处“两个责任”落实不力问题68个,处理75人。“由于台账记录提供了真实履责痕迹,确保追责追到了点、严到了份。”黄冈市委常委、纪委书记王立兵说。

  问责一个,警醒一片

  2016年6月25日,仙桃市发生部分群众反对建设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事件。时任仙桃市委书记的冯云乔,思想重视不够、责任担当不强、工作落实不力,直到事发15个小时后,才从武汉赶回仙桃现场处置。

  “少数地方和单位党的领导核心作用发挥不充分。比如,仙桃‘6·25’事件,仙桃市委信息报送不及时、思想上麻痹大意、应急处置不得力,导致事态恶化,造成不良影响。”不久前,省委书记蒋超良在省委全会上“刺刀见红”的批评,再次释放出失责必问、问责必严的强烈信号,给全省领导干部敲响警钟。

  冯云乔本拟提拔为正厅级领导职务,公示期在6月24日到期。可责任没有“空窗期”,湖北省委决定,免去冯云乔仙桃市委书记职务,终止其提拔任用程序。同时,对仙桃市长周文霞和市委秘书长郑章均作诫勉谈话处理。

  “坚持真问责、戳到痛处,坚持尽问责、一问到底,把问责这个‘杀手锏’用足用好,切实发挥问责的震慑效应,倒逼主体责任落地生根。”侯长安神情严肃。

  一次次通报,一次次震动、警醒。

  湖北率先出台“两个责任”追究暂行办法和行政问责办法,采取发函提醒、工作约谈、组织调整、“一票否决”等办法,强化责任制检查考核结果运用,坚持以常态化问责倒逼履责到位。2016年1至11月,全省共查处“两个责任”落实不力问题418个,处理党员干部495人。

  监督责任的“腰杆子”,如何挺得直?

  两年多前暗访的一幕,让人啼笑皆非——

  黄石市开发区太子镇工会主席陈洪坤午餐饮酒,市纪委暗访组要求镇纪委书记徐欣开履行监督责任,对陈洪坤午餐饮酒行为进行调查核实,但徐欣开再三推诿。

  暗访组:你为什么不去调查一下?

  徐欣开:(酒)这个东西又看不见,他的脸又没红。

  “酒味是闻得出来的。”

  “我感冒了……”

  4天后,徐欣开因拒不履行监督责任被免职,并被调离纪检工作岗位。

  不敢监督、不愿监督、不会监督,是推动管党治党从“宽松软”走向“严紧硬”的必解题。

  聚焦党中央、中央纪委的决策部署,湖北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不断“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从工作职责、思维理念、方式方法等方面回归本职,“把纪律挺在前面”的“腰杆子”越来越硬了。

  破“同体监督”之难

  “以前是‘同体监督’,自己人监督拉不下面子。一年到头,办的案子要么是打牌的,要么是超生的。”谈起纪委派驻机构改革,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纪委派驻州教育局纪检组长谭若峰憋着一肚子话。

  谭若峰曾是州民政局纪检组长,“那会儿是个‘光杆司令’,没干啥正儿八经的纪检工作,‘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每次到州纪委述职,谭若峰都很纠结,“说实话,述职报告咋写,真是想得脑壳疼,只能是一些车轱辘话反复说,大家其实也都差不多。”

  派驻机构改革后,谭若峰2016年8月调到了州教育局,还是担任派驻纪检组组长,但感到“‘里子’可真不一样了”。

  座次变了。在局党组会议上,桌牌从以往的最后一位换到了第二位。“这种排序无形中提高了纪检组长的话语权、权威性。大家对纪检工作的尊重、配合程度,不可同日而语。”

  分工变了。不再分管其他业务工作,一心一意干纪检。“现编制7人,已经配了3个,再也不是单打独斗了!”

  湖北率先对纪委书记(纪检组长)排序及分工进行了规范,明确规定各级纪委书记和纪检组长在党委(党组)中的排序全部排在同级党委(党组)副书记之后,并一律实行专职专责。

  “这次改革,完善了派驻机构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恩施州委常委、州纪委书记陈江龙说,派驻监督不是同级监督,是上对下的监督,纪检组的业务工作、干部管理、考核评价等,由州纪委全面管起来,不再受所驻部门制约。

  “患得患失少了,‘一口锅里吃饭’的监督劣势也变成了优势。”谭若峰领导的州教育局纪检组目前已办理3起违纪案件,开展诫勉谈话1次、约谈3起。

  湖北纪检监察机关派驻机构改革走在全国前列,目前已经实现省、市、县三级派驻监督全覆盖。

  一个细节,意味深长。任命派驻纪检组长时,省委只明确“某某同志担任省纪委派驻省直单位纪检组组长”;具体派到哪家单位,则由省纪委常委会决定,以充分体现省纪委派驻机构“派”的属性,切实树立“派”的权威。

责任编辑:吴立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