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各地优讲 >> 正文

浙江省“饭局禁令”狠刹“舌尖上的腐败”

“饭局禁令” 改变着风气——浙江省狠刹“舌尖上的腐败”调查

2017-01-18 14:54:48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2016年12月2日傍晚5时许,夜色渐沉,村寨腾起炊烟袅袅。一次普通的公务用餐正在一户农家举行。

  “要不稍微喝点儿?这是从自己家带的。”餐桌上的“茶壶”里,透明液体微微泛光。下属的问询声有些发虚。

  “有米汤吗?”新上任的女县长没有接话,表情有些严肃。

  很快,保温瓶替下了“茶壶”,宾主相谈甚欢。约1小时后,各自告别回家。

  “现在公务接待不喝酒,想交流的照样交流,人也轻松。”“八项规定再好不过了,特别对女同志来说,少了许多负担。”席间看似不经意的几句,简单表明立场,女县长面带微笑,下属的脸上则有些讪讪。

  “省内公务活动一律不准提供各类烟酒”,这条规矩已从文件通知走入诸多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成为浙江省公务接待的常态。2016年,浙江省开展换届工作。教育、监督、通报……相关纪律一次次重申,一种共识更加清晰:“酒局”“饭局”,不行!

  干部履新的关键节点,公款吃喝会否“伺机而动”?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实施四年后,针对“酒局”“饭局”问题的整治,战果几何?近日,记者走访浙江省杭州、丽水等地,对此进行调查。

  “接待压力几乎为零” 一位“局中人”表示很轻松

  2016年12月中旬的一天,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庆春东路。下午5时40分,该区某局的办公室主任踩着公共自行车,骑行在回家路上。近年来,他回家吃晚饭的次数越来越多。

  路过太平门直街与秋涛北路交汇口的一家酒店时,他下意识张望了几眼。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前,他常来这里。当然,同桌的并非亲友,而是前来考察、调研的客人或领导,其间当然少不了推杯换盏。“那不叫吃饭,是完成任务。”他说。

  如今,饭点时分出入酒店的车流人流。已不再拥堵,菜单上甚至还增添了单价为个位数的特价菜。“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公务接待几乎再没来过这里,家里人倒是来过几回,价格降了至少三成。”这位办公室主任在这一岗位上已工作了5年,对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前后的变化最有发言权,“现在公务接待一律不喝酒,即使晚上有接待,7点前也肯定结束。”

  12月已过半,他当月的公务接待数还是个“零”。上一次还得追溯到11月中旬,接待某市的一个考察团。“12位客人加上两人陪同,在内部食堂吃的,总共800块不到。”他告诉记者,现在该局的公务接待基本安排在内部食堂,实行分餐制,每人两荤两素,另加例汤、水果。

  他透露,该局今年公务接待的预算已从6万元降至3万元,“还有剩余”。

  剩余的不仅是接待预算,还有干部精力。告别饮酒的饭局,时间大大缩短,“1小时左右搞定,接待压力几乎为零,多出时间可以处理别的事务”。

  办公室主任的感受不是特例。记者走访发现,浙江省各地党政部门的公务接待量均大幅减少。尽管接待标准各有不同,但在“禁酒令”的大旗下,公务接待的压力锐减,已是大势所趋。

  正风肃纪行动的接头暗号:“今天晚上‘吃盒饭’”

  “酒局”“饭局”,正渐行渐远。但对“四风”问题的围追堵截,仍在持续。

  “今天晚上‘吃盒饭’。”2016年12月13日下午4时50分,浙江省景宁县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魏仕明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熟悉的暗号,令他精神一振,随即匆匆奔向会议室。

  “吃盒饭”,是实指,也是虚指。简单吃过盒饭后,他们将组成正风肃纪行动小组,随机对辖区内的若干单位内部食堂、餐厅及农家乐进行突击检查。

  与他几乎同时推开会议室大门的,还有县纪委信访室主任周锋平和派驻纪检组的几名干部。而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吴伟,早已在一幅悬于墙头的《景宁畲族自治县正风肃纪作战图》前等候。

  “作战图”上,用不同颜色将景宁县域标注为A、B、C三大类。“A类是正风肃纪检查后情况较好的地区,B类是有可能存在‘酒局’隐患的地区,C类是极有可能存在‘酒局’问题或新开有农家乐的地区。”他告诉记者,正风肃纪检查以B、C类为重点区域,“吃盒饭”的暗号发出后约15分钟出发,路线临时决定,严防“走漏风声”。

  统一上交手机,公布行动路线,突击行动正式开始。周锋平率领第一组驱车46分钟,赶到一家乡镇内部食堂,可没想到食堂的晚餐时间已结束。“那么短时间结束用餐,说明没有上酒。”他向记者透露,“我们会先到最远的乡镇,由远到近查过来,有时候见到熟人也顾不上打照面,一定要比通风报信的电话速度更快!”

  “驰而不息的正风肃纪行动,确实让风气明显好转。”浙江省仙居县纪委纪检监察二室主任潘宁斌,4年前还是县纪委党风室负责人。这几年,他直观地感受到,“发现‘酒局’‘饭局’的数量越来越少了,而查处一起、通报一起的力度,更让党员干部警醒,促使其不断增强自律意识。”

  坚持抓惩治和抓责任相统一,对“四风”问题露头就打、执纪必严。浙江省温岭市纪委常委、监察局副局长徐佩华也有类似感受。据他介绍,现在对“四风”问题的查处除了重要节点的正风肃纪行动,还通过发票倒查、拓宽举报渠道等手段,并加大了“一案双查”的力度。“元旦、春节又将临近,‘酒局’‘饭局’的问题还要集中力量严查。”徐佩华说。

  “从酒友变篆友”更多人生活方式在改变

  冬日,浙南山区凌晨的最低温度已近冰点。而早在2015年初,公务餐桌上的“饭局”“酒局”在丽水就已进入“冬天”。

  2015年4月22日,丽水率先推出《公职人员不准参加的二十类饭局》,剑指“舌尖上的腐败”。“饭局禁令”逐渐改变着党风政风,也推动着民风社风的改变。

  距丽水市政府约3分钟脚程,坐落着中意大酒店。这里的二楼布置为自助餐区,用餐需凭由“饭票”兑换的自助餐券。

  所谓“饭票”,就是加盖了公章的工作联系函,上面写清楚一行几人,需否安排用餐等信息。

  “以前联系工作,对方单位安排吃饭是基本礼节。而现在按规定,带‘饭票’才有饭吃。‘饭票’也是接待单位入账报销的唯一凭证。”云和县纪委干部柳益平说。

  记者曾两次前往中意大酒店自助餐区用餐,这里尽管凉菜、炒菜、主食等品类齐全,但餐标控制在每人每餐60元。自助餐供应也秉持厉行节俭的原则,过了饭点不再供应。

  12月16日,恰逢丽水市委三届十三次全会召开。中午12时30分许,记者在自助餐厅遇见了散会后的多名县(市、区)一把手。餐厅没有特殊加餐,他们简单用餐后离开,用时不足半小时,没有饮酒。

  2015年,丽水市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接待费支出比2012年下降56%。“酒局”“饭局”的蜕变,让更多人的生活发生了实实在在的改变。现在,青田县纪委派驻公安局纪检组副组长林艺君下班后吃过晚饭,常在家中练习篆刻。“基本没应酬了,他每周两次跟同事一起去青田印社学篆刻。”妻子陈雯雯将丈夫的这些同事称为“篆友”,言语中透着满足。

  当公务接待餐桌上的酒味散尽,醉醺醺的身影不见了。告别“酒局”“饭局”,他们改约运动健身、艺术熏陶、驴友远足,微信朋友圈里的照片诉说着生活的真切改变,这一幕在浙江省各地不断上演,并影响着千家万户。

作者:颜新文 丁谨之 责任编辑:吴立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