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各地优讲 >> 正文

走,听听他的理论课

——记装甲兵工程学院政治理论教研室教授满开宏

2013-02-19 09:26:35来源:人民日报

装甲兵工程学院供图

      他很“潮”,50岁出头,刷微博,聊微信,逛博物馆,听音乐会,常邀上三五好友纵论时事。

  他很“理论”,是一位军校政治课教员,主讲《毛泽东思想概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国近现代史》。他的课堂从军校延伸到部队,从人民大会堂扩展到工厂、矿山和社区;授课对象有军校学员也有地方高校师生,有中央领导也有基层干部,有企业高管也有农民工。

  他叫满开宏,装甲兵工程学院政治理论教研室教授,扎根讲台28年传播党的创新理论,被评为全国普通高校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全军优秀政治理论教员,是两届军队院校“育才奖”金奖获得者,全军党的十七大、十八大精神宣讲团成员。

  不当诵经老僧,愿做传道圣徒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军队要走在前列!”十八大刚刚闭幕,全军十八大精神宣讲团即告成立。一时间,全军政治理论工作者的优秀代表云集北京。满开宏曾入选全军十七大精神宣讲团,这次,总部领导再次点将,请他加入。

  摆在宣讲团成员面前的,是一份散发着油墨清香的十八大报告,和浩如烟海的各类文件和历史资料。集中研讨、组稿、备课、试讲,20天昼夜连轴转,宣讲团终于拿出了一份令人“眼前一亮、心里一震、茅塞顿开”的宣讲提纲。根据分工安排,满开宏所在小组负责总参、总政、总后、北京军区、国防大学和武警部队的宣讲任务。

  “参加如此高规格的宣讲团,既是党的信任,更是政治责任。我不想照本宣科,求个四平八稳。”宣讲团出发前,满开宏坦陈心声。

  满开宏说:“老僧诵经难免让人昏昏欲睡,圣徒传道却可以令人醍醐灌顶。我愿做党的创新理论传道者。”他对照十八大报告和宣讲提纲,精研细读;针对所到单位职能使命和形势特点,博闻深思。力求每到一个单位,都讲出一番新意,每一场宣讲,都启迪一次思考。

  有人认为政治教员是“传声筒”、“播音员”,满开宏对此不以为然。他说,党的理论工作者要传播党的声音、普及党的理论,就要当好“扩音器”和“翻译家”。

  2011年10月,满开宏应邀到学院驻地北京市丰台区党委政府机关和部分乡镇连作15场巡回报告。计划于2013年在丰台举行的世界园林博览会,因土地征用和拆迁补偿等问题受到群众议论。满开宏在丰台区园林局作辅导报告时,几位因拆迁工程多次上访的群众“混”进会场,打算“闹点动静”。

  听了满开宏的课,他们悄悄收起了准备好的条幅,一位老伯拉着满开宏的手说:“我真是越活越糊涂了!这园博会就是搁咱家门口建了个大花园,遛遛弯、健健身,比过去那河沟土坡乌烟瘴气强多了。再说咱那几间旧平房置换成高层,生活质量也能上个台阶。满教授你放心,我们那片老街坊的工作我去做,准保按时搬家。”

  前段时间,“表叔”、“房叔”等新闻不绝于耳,不少学员在课堂上问满开宏对这些腐败现象怎么看。他回答说:“一个拥有8000多万党员的大党,不可能做到每个细胞都健康。关键是看党如何对待这些问题,是回避掩盖,还是正视解决。习总书记的讲话很明确:反腐败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让腐败分子在党内没有容身之地,还党一个健康的肌体!”一席话让学员们点头称是。

  28年来,这样的党课辅导和专题讲座,满开宏做了近2000场,把枯燥的政治课讲成了发人深思、给人启迪的人生讲座。

  讲课,就要走进人的心灵

  这是满开宏的普通一课,讲的是中国近现代史。

  像往常一样,他提前10分钟来到教室,把随身携带的一个小纸盒放在讲桌上,转身踱出了门。上课的号声还没响起,学员们就陆续走进教室,几名学员从兜里掏出一些纸条放进了纸盒。

  开课了。满开宏打开投影仪,幕布上出现了几幅图片:有入列不久的我国首艘航母“辽宁舰”,有甲午海战中北洋水师的铁甲舰,有郑和下西洋的“宝船”,还有东印度公司运送鸦片的商船……一幅幅图片,让血气方刚的青年学员群情激奋、不能自已。

  “读史知兴替,鉴史瞻古今。中华帝国由盛转衰,中华民族几经沉浮。盛世有何患?耻辱从何来?革命循何路?复兴向何去?”

  像评书,似清口,满开宏纵横捭阖,娓娓道来。一堂课罢,学员们意犹未尽,连坐在后排听课的几位领导也禁不住带头鼓起掌来。

  一如往常,满开宏为这堂课准备了若干种教案:开头先让学员看一段某学者的讲座视频《林则徐是千秋罪人还是民族英雄》,再举行分组讨论;或者先从鸦片战争中八旗军和英法联军兵力对比说开去;又或者从成龙的电影新作《十二生肖》谈起,追溯圆明园兽首的遗踪……

  他扬了扬手中的纸盒对记者说:“今天学员们提问的纸条又为我提供了个好点子,可以从大家热议的钓鱼岛问题谈起。”

  区区一堂预备课,需要如此煞费苦心吗?面对记者的疑问,满开宏说:“犹太人有句谚语:世上有两件难事:把自己的思想装进别人的脑袋,把别人的金币装进自己的口袋。讲课不难,讲好不易。不细细琢磨,绝对走不进听众的心灵。”

  愿意用一生追求“大道理”

  “琢磨”,简单的两个字背后,是满开宏对教学的无尽求索。

  为提高讲课水平、观察听众反应,他对着家里立柜的镜子练仪态,还把未婚妻带到教室,一讲就是三四个小时;为了锻炼语言表达能力,他攒钱买了个录音机,一个夏天竟然磨光了磁头。

  邻居们对这位教授的“爱琢磨”也颇有微词,“你们家怎么经常夜里三四点钟亮灯,还有人楼上楼下、屋里院外来回溜达?”妻子苦笑着说:“那准是满老师在备课。”

  讲了28年课,满开宏说自己“越讲胆越小,每遇大课更紧张”。他总结了自己的上课三步曲:课前紧张上厕所,一上讲台就入戏,课后回忆总遗憾。

  一堂课怎样才算成功?满开宏有自己的答案:台下掌声一片不见得效果好,学员们走出教室,还在低头沉思,这才算好课。

  在满开宏看来,“教书”是一门职业,“教育”却是一项事业。尽管上课时面对的只是百十位学员,但他们背后却是部队千千万万的官兵。“把今天的学员当成明天的将军,你就知道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有一次,一位“款爷”指着桌上一瓶洋酒对满开宏说:“你成天给人讲这些大道理,能换来这瓶酒钱不?”

  满开宏说,“你瞧不上的这些道理,我愿意用一生追求。没有这些,你也过不上今天的好日子!”

  正是因为内心有着“一生追求”的东西,满开宏28载军旅里,立过一次二等功、两次三等功,教学科研成果获奖无数,可那些记载荣誉的奖章证书,却没存下多少。而他的办公室前后搬了四五次,搜集的剪报资料一张也没丢;学员们上课提问题的小纸条,他分门别类整整贴满了3个厚厚的剪贴本。

作者:余建斌 白雪峰 责任编辑:叶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