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各地优讲 >> 正文

上海广东等地开始数据统筹管理、增值开发等探索

数据一旦共享 空间难以想象

2016-01-20 10:51:51来源:人民日报

  国务院《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提出了未来5到10年我国大数据发展和应用要实现的目标,包括2017年底前形成跨部门数据资源共享共用格局,2018年底前建成国家政府数据统一开放平台,率先在信用、交通、医疗、卫生等重要领域实现公共数据资源合理适度向社会开放。

  当前,上海、广东等地开始开放部分公共数据、增设新的政府部门,探索开展大数据增值性、公益性开发和创新应用。

  试水数据开放,带来更多可能

  去年8月起,由上海市经济信息化委员会、市交通委主办的“上海开放数据创新应用大赛”,面向全球征集改善城市交通、便利市民出行、创新商业模式的应用程序和解决方案,吸引近3000人报名参赛,组队800余个。

  这次上海开放的总容量达上千GB的交通大数据,包括城市道路交通指数、地铁运行数据、一卡通乘客刷卡数据、浦东公交车实时数据、强生出租车行车数据、空气质量状况和气象数据、道路事故数据等。

  据介绍,这次开放数据的部门除了上海市公安局、环境保护局、气象局、城乡建设和交通发展研究院等政府部门,还有上海地铁、上海公共交通卡公司、强生出租、浦东公交等公共事业单位。开放的数据从之前以静态为主的数据,扩展到涉及城市交通的实时数据。如强生出租和浦东公交提供的数据,包括全市数千辆强生出租车,以及浦东公交数十条线路的巴士每隔一定时间的GPS定位、运行速度、是否上高架、有没有踩刹车等等。

  上海市经信委信息化推进处处长朱宗尧表示,大赛首先选择城市交通领域作为试点,是因为交通领域的大数据不涉及个人隐私,公开的难度较小。“解决大城市的交通难题遇到瓶颈,现在光靠政府和行业的力量远远不够。高手在民间,我们相信大数据的开放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创新解决方案。同时也希望通过大赛,了解一下到底什么才是社会需要的大数据,从而倒逼政府部门开放更多的数据。”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主任郑磊说:“大赛可以让原先不知道数据开放有多大价值的部门都看到数据开放的力量,这是最直观的。”

  力推数据开放模式从“正面清单”转为“负面清单”

  2012年,上海率先提出“政府数据开放”理念,并建立了国内首个政府数据开放网——上海政府数据服务网(datashanghai.gov.cn)。

  记者了解到,上海政府数据服务网以人口库、法人库和空间地理库为重要基础,由市经济信息化委员会牵头建设,并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由专业公司运行维护。网站提供数据产品和应用的注册发布、浏览下载、地图展示、公众评价等功能。按照推进计划,到去年年底,网站提供的数据集已达到1000个。

  据介绍,上海的数据开放原则是“开放为先,确保安全”。坚持“积极审慎、循序渐进”,在依法合规的前提下,凡有条件开放的,尽早开放。应当开放但条件不成熟的,创造条件尽快开放。对不适合开放的政府数据资源,则要求各部门对数据资源进行整合和加工,开发内容丰富、服务便捷、可视性强的移动应用。

  去年5月印发的《上海市政务数据资源共享和开放2015年度工作计划》,要求政府各部门做好各类社会主体对政务数据开放需求的汇聚和分析,以需求为导向,提升政务数据向社会开放的深度和广度。通过信息化发展专项资金支持、大数据应用大赛等方式,挖掘、培育具有市场潜力的应用创新,激发社会对政务数据资源的开发利用。

  按照上述工作计划,上海政务数据资源向社会开放的重点领域涵盖50个部门的427项数据集,要求数据类型以Excel、XML、应用程序接口等多种格式开放,确保数据内容完整、更新及时,满足不同用户主体的需求。重点推进本部门以应用程序接口方式开放数据产品,减少数据维护人工干预。

  郑磊透露,上海希望到2018年,将数据开放从目前的“正面清单”模式转变成“负面清单”的模式,即明确不开放的范围,其他都必须开放。同时,还将推动各级政府部门、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与人民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公共企事业单位向社会开放通过公共资金制作或获取的各类信息资源。推动整个社会对政府数据进行社会化增值开发服务,助推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

  数据不单是产业,还是社会治理工具,唤醒沉睡的公共数据,呼唤全国统一的数据开放标准

  广东佛山市南海区数据统筹局2014年5月30日正式挂牌成立,将分散在各部门的数据收集起来,统一进行提质、分析和应用。该局局长兼任区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这个小组负责全面统筹全区电子政务和数据管理各项工作。据介绍,这样的机构设置,力求让数据统筹从单一的职能部门中跳出来,挖掘沉睡的数据宝藏。

  南海数据统筹局收集了来自全区90个数源单位的数据,初步梳理72个单位共1815个数据表,识别、整理出了1083个数据表,从而建设了覆盖全区的地图库、人口库、企业库、城市环境库、政务库、产业经济库、决策分析库七大数据库。数据统筹局还在各个单位设立首席数据官,由单位负责人担任。用专人专员的办法,建立起数据源和数据库之间的畅通渠道。

  “仅仅把数据理解为信息产业,隶属某一个职能部门,就远远不能发挥数据应有的作用。”南海数据统筹局副局长林莉认为,数据的意义应该上升到“社会治理的工具”,它也应该是统筹甚至跨越职能部门的。

  为了解决信息安全的问题,南海区数据统筹局设计了数据分级管理体系,所有数据分A、B、C、D4个等级,D级为完全公开,可供全社会自由浏览、下载;C级为依申请公开,如个人社保信息等;B级为行政部门或广义政府部门局部或完全共享;A级保密程度最高,仅供政府统计分析,占总量的5%左右。定级要有相关文件作为依据,文件要求公开的或不公开的,要一一标识出来。

  据介绍,一些人到有关部门办事,填写个人信息表格时,下方会有一行字“你是否愿意将此信息开放给其他部门共享”,绝大多数人都会填“否”。“你想要高度的便利,就要承担数据共享的安全风险;你想完全捂住自己的信息,就意味着各个部门都无权把你的信息与其他部门共享,这样办事的难度和成本必然就大大增加。”林莉说,需要在两者之间寻找一个合适的平衡点。

  此外,她还呼吁,希望制定全国统一的政府公共数据开放标准,包括政府数据开放目录、政府数据开放格式等,从技术操作层面为全国政府开放数据的大共享奠定基础。

责任编辑:林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