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闽都文化 >> 正文

闽越有福地 文化底蕴深

2010-07-26 09:52:53来源:福州日报
      福州城与福州人

      先说说福州这座城。

      历史上,福州曾作过5次帝都,并6次修筑城垣。汉无诸在此建闽越国,唐五代王审知在此建闽国,两人皆以王者之气,在三山之间拓地置垒,大兴土木。两宋的300多年间,福州与大名(北京)、江宁(南京)、杭州、苏州并列,并一度成为帝都。

      “福州人的开放性体现在以家乡为圆心,以自己的能力、观念为半径,尽量划出自己的生存空间。”作家陈章汉认为,福州的地理位置与其文化特质之间有着某种联系:福州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福州人自古向海“讨生活”,与海外的联系十分频繁,“放眼看世界”的海洋文化积淀十分深厚,敢闯敢拼是福州人的性格;福州处沿海盆地,与中原有一定的隔阂,相对独立且兼容并蓄,是个自成体系、休养生息的好地方,小富即安也是福州人的性格。一面是开放,一面是独立;一边是“闯出去”,一边是“引进来”,福州城和福州人没有因此矛盾,反而形成了大智慧的融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

      福州民风淳朴、文化昌盛,素有“海滨邹鲁”的美誉。唐开元年间,福州就设立书院庙学,韩愈称“闽越有长才,秀民通文书,与上国齿”,认为福州文化水准可与京都长安相媲美。

      宋代,福州教育、文化更为发达,曾有“路逢十客九青衿,巷南巷北读书声”的盛况。当时,福州开设的巢经楼是我国最早的公共图书馆,石鼓书院亦被称为海内四大书院之一。据不完全统计,历代福州籍进士达4100多人,其中文状元16人、武状元7人,位居全国各府州前列。“榕城虽远离中原,但福州人在中国历史上的贡献却不可小视。”省文史馆馆长卢美松说,明清以来,福州更成为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汇集地,“开一代风气之先”的名人灿若繁星。特别是晚清以后,福州人率先开始学习西方的文化技术。在中国从封建社会向近代演变的道路上,常常可以看到福州人的身影。林纾、林觉民、郑振铎、冰心、林徽因、侯德榜、陈景润等一大批优秀的福州人活跃在政治、文化、科技等领域,用自己的才华和智慧参与现代文明建设。

      “四大文化”聚闽都

      “四大文化”是福州文化底蕴的源泉。

      自唐末以来,三坊七巷就是福州最有文化气息的地方。三坊七巷范围内的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159处,从这些小巷中走向历史舞台的名人至少有百余位。福州民俗专家周民泉说:“这里的历史名人、文化内涵,加上规模庞大的老建筑,其数量之多、之集中,在我国并不多见。”元代篆刻家以寿山石作印材,使其名冠“印石三宝”之首。明清两代,寿山石雕更成为上至帝王将相、下至黎民百姓都喜爱的艺术珍品,清代皇家的印玺用料半数以上是寿山石。寿山石雕刻家徐承涛曾感慨地说:“寿山石是上天留给中华文化的信物。”

      马尾,一个原本默默无名的小镇,却在中国近代史上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这里曾是中国船政文化的发祥地和近代海军的摇篮,培养和造就了一批优秀的工业技术人才和海军将士,以及林则徐、詹天佑、邓世昌等一代民族精英和爱国志士,让世人了解到福州人的骨气、智慧和力量。同时,一股“睁眼看世界”的潮流,也使福州以海纳百川的宽广胸怀和兼收并蓄的文化特质,在中国近代史上留下浓重一笔。

      令福州具备傲视其他城市的底气,还在于闽都文化源远流长。早在7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这里就有原始部落定居。由于这里的文化遗存与黄河、长江流域同时代的文化遗存有着明显的不同,地方色彩浓厚,被称为“昙石山文化”。

      从昙石山古遗址到三坊七巷,再到马尾船政文化,展现了福州自混沌之初到近现代几千年的历史发展进程,也是今日福州文化底蕴的源泉。

      “人文之福”百姓之“福”

      福州之福,不仅是人文之“福”,更是让百姓共同分享的“文化幸福”。

      近年来,福州市着力打造闽都文化品牌。2006年11月以来,“文化强市”被确立为福州一个长期的战略目标。福州开始用文化扮靓城市,昙石山博物馆、马尾船政文化主题公园、三坊七巷等保护修复工程相继启动,闽都文化资源被巧妙地应用在了城市建设之中。

      在物质生活越来越好的同时,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也日益丰富。周末,各种音乐会、戏剧、文艺演出纷纷登场。在市群艺馆,吹拉弹唱任你学,那里每天都是门庭若市。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时,无数市民从四面八方涌入温泉公园、五一广场、金牛山公园等,唱响生活的主旋律,激情欢快的歌声此起彼伏。

      “福州提出建设‘文化强市’,一个主要目的就是要让市民了解先辈们留下的足迹,打造福州的文化品牌和城市名片,让深远的地域文化得以永久保存下来,让福州市民更有自豪感,让市民的精神生活更加充实,让生活在这里的人民更幸福。”福州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甘满堂说。

责任编辑:林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