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闽都文化 >> 正文

闽江·映象

2011-02-25 09:12:42来源:福州日报

      一幅何其神幻的人间仙境。

      一幅挥之不去的山水画卷。

      闽赣交界,如涛如涌的武夷山脉与戴云山脉,奇峰怪石,茂林修竹,涓涓流泉或飞瀑而泻,或穿峡走谷,呼隆隆冲出垭口,汇流为北源建溪、中源富屯溪和正源沙溪,三溪蜿蜒前行,似奔似突,于南平合流,浩浩荡荡,始称闽江也!

      闽江之水天上来。

      闽江清流,一碧如练。著名作家郁达夫为她的秀美飘逸而叹为观止:“水色的清,水流的急……扬子江没有她的绿,富春江不及她的曲,珠江比不上她的静……”并比喻为“中国的莱茵河”。

      闽江大气,有容乃大。福州籍的文学大师冰心,特赋诗《繁星》而赞美曰:“我只知道有蔚蓝的海,却原来还有碧绿的江,这是我的父母之乡!”

      先贤曰:“上善若水!”

      啊!闽江,福建母亲河……

      福建福州,福天福地。

      上溯5000年,先秦闽人于这片沃土、水域繁衍生息,开基立业,创造了堪与仰韶文化、河姆渡文化相媲美的昙石山文化。地处闽江下游北岸的昙石山遗址博物馆,展出的独木凿舟、扇贝磨砺、烧窑筑壕、陶罐成行等文物,既形象又鲜活地重现了闽人的生活场景。

      2010年7月27日,一艘仿古独木舟从太平洋上的大溪地出发,在浩浩淼淼的大海漂流近4个月后,反向航行回到起源地福建的“寻根之路”活动,极具轰动效应地揭示了“南岛语族迁徙路线图”。南岛语族系西起马达加斯加、东至复活节岛、北自台湾岛和夏威夷群岛、南抵新西兰广阔海域内岛屿上的语系。乡土解密证实:以福建为起点,南岛语族向太平洋跨越5000年的迁徙是历史存在的。

      时序演进,沧海桑田,潮汐摩擦,大陆漂移,水退而城现。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闽江恰是历史的见证。

      闽江踽踽而行,流经福州城西郊时,陡然一分为二,北者,白龙江,南者,乌龙江,环抱南台岛,恰似黑白二龙戏珠;又与城中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内河互为贯通,造成“城中有水,水中有城”的水韵格局。尔后,欢欢喜喜绕着新老城区流注而去,直奔东海。

      福州,千年历史文化名城——“有福之州,福达天下”之美誉,为她平添了无限美景与魅力。

      汉初,闽越王无诸在屏山脚下筑城,此后由北往南三次大规模拓城:三坊七巷初始于隋唐,宋代进入鼎盛时期;明末清初资本主义萌芽,在闽江边又崛起一片上下杭商业街;至清末,城区已跨江直抵仓山岛,福州“五口通商”口岸粗具规模。

      福州又名榕城。始自北宋治平三年太守张伯玉,在衙门前亲自栽下榕树两棵,百姓群起而效仿之。榕树盘根显露,气根触地,老干嫩枝,牵手联袂,树冠秀茂,独树成林,便满城绿荫蔽日,暑不张盖,不失为一大奇观也。

      福州城内屏山、乌山、于山鼎足而立,别称“三山”。而最富盛名且为天下人所啧啧称道者,却另有一处风景名胜地:鼓山。鼓山耸立于福州东郊、闽江北岸,为历史著名谋略家范增故里;亦因山巅有巨石如鼓,风雨大作时颠簸激荡有声而得名。林壑幽美,古柏参天,胜迹甚众,尤以古刹闻名遐迩,涌泉寺、回龙阁、灵源洞等均引人入胜。郭沫若的著名诗句“考亭遗址在,人迹却萧然”,引发游人无限遐思。鼓山盖因花岗岩长期剥蚀、风化、崩塌、堆积,而成此千姿百态、奇异风光。

      游览福州,让人们流连忘返的莫过于“三坊七巷”了。三坊七巷踞福州核心区域,是南后街由北往南依次排列的十条坊巷的简称:向西三片称“坊”,向东七条称“巷”,占地总面积600多亩。光看“衣锦坊”、“文儒坊”、“光禄坊”等坊名,便知其卧虎藏龙,蕴含的历史文化非比寻常,无愧于“中国十大历史文化名街”之称谓。

      三坊七巷彪炳于中国近代史册,是与一长串闪光的名字紧密相连的:林则徐、沈葆桢、左宗棠、严复、林纾、林旭、林觉民、冰心、邓拓、林徽因以及陈宝琛等,他们或为官、或谪居于此。而在诸如虎门销烟、洋务运动、中法海战、戊戌变法、五四运动、“一二·九”运动、卢沟桥事变等一系列关乎国家、民族命运的历史发展关节点上,他们纷纷走出三坊七巷,或登高一呼,或抛洒一腔热血,各自扮演了无可替代的时代推手之角色。

      严复故居位于郎官巷西段,这位从西方国家寻求真理的“盗火者”,译《天演论》,呼吁变法,力主救亡。

      林纾,称号“狂生”,工诗古文辞,译著甚丰,被誉为“译界之王”,为闽人所津津乐道。

      林则徐被称为 “睁开眼睛看世界第一人”,他题写于老宅书室的一幅自勉楹联:“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经世代传承,已升华为福州人引以为傲的城市精神。

      我们徜徉在仄仄石板路上,细细观赏、品味一座座厚砖瓦屋、客舍厅堂,犹如穿行于美轮美奂的 “明清古建筑博物馆”长廊。

      福州,还是一座充盈着温馨情调的江南名城。

      显然,当白龙江和乌龙江相映嬉闹着穿城而过,彰显水光天色别具情趣时,满城“嘟嘟嘟”的温泉声犹如一曲优美曼妙的乐章。

      福州温泉已逾上千年的历史,地下温泉带贯穿福州城区,携带周边区域。福州凭借“埋藏浅,水温高,水质好”的独特优势,“一幅山水画,满眼温泉城”,荣膺国土资源部命名的“中国温泉之都”称号。

      温泉招揽八方游客。伴随温泉资源的利用、温泉博物馆的建设,以及一批老澡堂的提升——“泡在温泉里的福州”,无疑变成了一座更具诱惑力的宜居城市。

      夜闽江火树银花,装扮得分外瑰丽多姿。

      游船始发于台江第一码头,途经中洲岛、解放大桥、闽江公园、泛船浦天主教堂,从洪山桥折返至陈靖姑祈雨处、仓山西洋建筑群、台江金外滩、鳌峰洲大桥,整个游程约2小时,灯影憧憧,波光粼粼,两岸文化古迹和自然景观尽收眼底。

      在民间,陈靖姑是福州妇幼皆知的信仰女神,她降妖伏魔、扶危济难、祈雨抗旱、庇佑生灵,被尊奉为“临水夫人”、“顺天圣母”等。自唐以降,人们为其立碑、修庙、建造宫殿,影响力远播于福建、浙江、台湾岛及东南亚各国,信众达8000多万人。

      时序越千年,早在宋元佑八年(公元1093年),福州太守王祖道就在闽江上架起一座浮桥。南宋著名诗人陆游前来福州观光,诗兴大发:“九轨徐行怒涛上,千船横系大江心。”可见当年闽江之盛景。

      “九里何用三桥”是福州民间流传甚广的典故。据《福州府志》载:宋代,闽江北港九里水路上,曾先后建起洪一桥、洪二桥,以便于百姓行走和货物集散,然两桥皆毁于水患;至明万历八年(1580年),择址重建洪三桥,并改“三”为“山”,寓意坚固如山也。

      今日之福州,作为海峡西岸经济发展战略龙头城市,闽江上已架起十七、八座气势恢宏的大桥,百业兴旺,振翅腾飞。

      闽江总长2959公里,干流长577公里,流域面积6.09万平方公里,环山而下的河流,孕育出丰沛的水资源,流速湍急,流域面积虽不及黄河的十分之一,水量却是黄河的1.2倍,从武夷山一路奔腾而来,浩荡东去,气势非凡,万古不息。

      马尾,乃福州重要入海口。相传有石形如马,马头朝向千年古塔罗星塔,故名“马尾”。群山拥抱,峰峦夹峙,二水回环,为闽江两江合流处、闽江通往东海的门户,天造地设形成天然淡水良港——马尾港。

      苍苍鼓山,泱泱闽水。

      历史选择了依山傍水的福州马尾港——中国近代工业的发祥地和中国海军的摇篮,谱写了中华民族“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壮丽篇章。

      1866年(清同治五年),闽浙总督左宗棠首倡福建船政,在马尾建船厂、造飞机、办学堂、引人才、派学童留洋,高擎“富国强兵”大旗。其后,沈葆桢、李鸿章、曾国藩、邓世昌、严复等一批近代叱咤风云的人物,在这片闽山闽水展现了一幕幕威武雄壮的历史画卷。

      闽江黄金水道映照着历史的辉煌。百舸争流,千帆竞渡,一船船木材源源不断从武夷山运抵马尾港,用作造船原料。福建船政一度成为远东规模最大、影响最广、设备最完整的造船基地,堪称开启中国现代化征程的一座里程碑。

      闽江口沿岸留存的古炮台、昭宗祠等遗址是历史的见证,向人们默默地诉说着1884年那场屈辱而悲壮的中法马尾海战。

      闽江口呈喇叭状,主航道沿琅岐岛西侧过长门,绕开粗芦岛阻隔,流向川石岛东南侧水道,经过如此曲折穿行,汇入浩瀚东海。

      闽江口见证了中国航海史上最为辉煌的一幕大戏。

      从明永乐三年(1405年)至宣德八年(1433年),在前后长达29年的时间里,“三保太监”郑和率领声势浩大的船队七下西洋,游历30余国,远达红海与非洲东海岸,均启航出海于闽江口。

      毋庸置疑,福州成了远航船队的“补给站”。

      郑和船队留驻闽江口期间,大量福建货物装载上船,武夷山茶叶、福州脱胎漆器和寿山石、建阳瓷器等,由此源源不断运往海外,流布全球,开启世界贸易之先河。

      古称温麻的连江,南扼闽江出海口,东与台湾、马祖列岛一衣带水,两岸同俗,民间亲情和商贸往来频仍,成为名副其实的“黄金口岸”。

      闽江口临海的长乐十洋街,自然而然成为“贸易如云”的著名街市,以及茶叶、木材等货物集散地。

      沿闽江两岸的人们,则“富家以财,贫人以躯,输中华之声,驰异域之邦”,呈现一派商业繁华景象。

      闽江——拓展了“海上丝绸之路”。

      闽江——无愧于中华文明联结世界的绿色纽带。

      闽江——孕育了有福之州,福州人乃有福之人。

作者:张胜友 责任编辑:叶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