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闽都文化 >> 正文

福建船政建筑群:见证台湾的近代化

2011-05-19 09:27:22来源:福建日报

设立于1867年的绘事院遗址

 

马限山上的中坡炮台

      福建船政由清政府于1866年创办,是清末洋务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左宗棠、沈葆桢等清廷重臣,从西方引进技术、设备和人才,在福州马尾设局造船,兴办学堂,筹建海军,凡八年努力,崛起了当时中国乃至远东地区规模最大的造船基地——福建船政。

      如今,闽江之畔,马限山旁,依然保留着数十处福建船政建筑,从衙门、工厂、学堂、船坞、炮台到各类后勤生活设施一应俱全。暮春之际,游客如织,人们在这里可以亲手触摸到100多年前中国人“富国强兵”的实践,追忆启蒙者如严复的思绪,体味民族英雄如邓世昌的壮怀,还有工程技术先驱如詹天佑的梦想……这一切足资当今国人感怀励志,也成为福州向外展示作为中国最早开放口岸风采的“历史名片”。

      马尾港隔着浅浅的海峡,与台湾相望,到基隆港直线距离仅149海里,朝发夕至。因利乘便,福建船政也成为清末保卫台湾的基地,为建设台湾,促进台湾近代化作出了开拓性贡献,而这一点却往往为人们所忽略。

      19世纪中叶的台湾,孤悬海外,经济与社会发展滞后。山居的高山族人大多处于原始的生活状态,而居住在平原地区的早期大陆移民也只不过处在落后的封建社会。在清廷持续100多年的消极治台政策的影响下,台湾防务建设发展缓慢,戍台营兵军务废弛,军事设施年久失修,陈旧不堪,海岸防御力量极为薄弱。

      1871年(同治十年),日本以其国人遭台湾牡丹社人杀害为由,进犯台湾,并于1874年4月拥兵3000余人从台南射寮琅峤(今恒春)登陆,史称“牡丹社事件”。外侮日亟,清朝政府对此高度重视,同年5月,“命船政大臣沈葆桢巡视台湾”,并“著授为钦差办理台湾等处海防兼理各国事务大臣,以重事权”。沈葆桢会同福州将军文煜、闽浙总督李鹤年齐奏《筹办台湾防务大概情形析》,提出“联外交,储利器,储人才,通消息”四条抵御日军的建议。在抵达台南安平港时,立即接见台湾镇、道官员,又提出“理喻、设防、开禁”三大反侵略方针。从1874年5月日军侵占台湾至1874年12月最后一批日军撤回之间,沈葆桢率领官兵和台湾民众,采取了果断措施,使得清军在军事上取得优势。1874年10月31日,中日签订《北京专约》,日本获赔白银50万两后,于12月最后撤兵台湾。在近代史上,中国不断割地赔款,丧权辱国,而这次却能够保住台湾,福建船政确实功不可没。

      日本入侵台湾,对中国来说是一次严重的边疆危机。清政府开始认识到台湾地位的重要性,把台湾称为“七省门户”、“南北洋关键”,总理衙门也指出“经营台湾实关系海防大局”。在日军被驱出台湾之后,朝廷诏命船政大臣沈葆桢筹划台湾善后。沈葆桢认为台湾物产丰富,地位重要,易为外敌所垂涎,除须加强军事防卫,亟待整理内政,开发经济,以增强实力。他审时度势,从添设郡县,移驻巡抚,开山抚番,开禁招垦入手,对台湾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教育进行一系列整顿与改革。

      他首先奏请朝廷将福建巡抚移防台湾,总揽台湾的军民两政,兼理学政。清政府采纳了沈葆桢的建议,决定从1875年11月起福建巡抚冬春二季驻台,夏秋二季驻福州,以为兼顾之计,并以此成定例。为加强对台湾事务的掌控,1876年朝廷批准台湾由一府四县三厅增为二府八县四厅。即增设台北府(辖新设的淡水、新竹、宜兰三个县治),形成台南、台北两个重心。新设恒春、淡水、新竹、宜兰四县,合原来的台湾、凤山、嘉义、彰化四县为八县,增设鸡笼、卑南、埔里三厅,合原来的澎湖厅为四厅。这一行政制度的设立,不仅有利于台湾防务,也有利于台湾经济开发,对台湾近代化有极重要的意义。

      为了促进台湾发展,福建船政除了发展台湾基础经济农业外,还兴办工厂,大力发展工商业,兴办学堂,加强教化,移风易俗,更新观念,使台湾在经济、社会、文化等事业有了基础性的发展。

      一是兴办工厂,大力发展工商业。福建船政派人对台湾北部进行全面勘察,采用西法开采鸡笼附近老寮坑等处煤矿,这便是日后著名的八斗子煤矿。除致力掘煤外,还开采煤油,架设闽台电线,这些工业的诞生,为台湾的经济发展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二是铺建铁路,发展交通。1877年,福建船政在台湾修筑了台南铁路,方便了交通,促进了交流。三是兴办学堂,加强教化。为改善台湾特别是台湾高山族同胞的文化状况,福建船政大力兴办教育事业,在枋寮地方先建番塾一区,令各社均送番童三数人学语言文学。四是修建祠堂,巩固民心。沈葆桢奏请朝廷,在台湾府城(台南)建延平郡王祠,追谥“忠节”,从此确定了郑成功应有的历史地位,既收复民心,又振作忠义。以上这些措施有效地促进了台湾经济的全面发展,大大改善了台湾人民特别是番民的生活,台湾社会正式进入了近代化进程。(本报记者 黄河鸣) 

    ●专家点评

    福建省文史研究馆馆长卢美松:马尾船政建筑群是培养近代实业、教育、科研、军事等方面卓越人才的综合体,是一处见证两岸密切关系的重要文物。从马尾船政学堂及系列学校走出了许多思想家、教育家、外交家、科学家、翻译家、军事家,他们及其后裔后来或成为台湾海军将领,或在台湾光复后成为各重要部门的领军人物,对台湾的建设开放功不可没。

责任编辑:叶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