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闽都文化 >> 正文

“三坊七巷”之外的坊巷

2012-02-13 15:30:55来源:文化生活报

      福州古代居民大都居住在坊巷里。明清时代的城墙位于今南门,南门以北为城内,俗称“城里”,南门以南为城外,俗称“南台”。所以坊巷绝大部分都分布在城里,建筑于唐宋时代。据明代《八闽通志》记载,福州唐代人口为75876人,可到了宋代人口上升为595946人,成为全国有名的大都会。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三坊七巷”(衣锦坊、文儒坊、光禄坊、杨桥巷、郎官巷、塔巷、黄巷、安民巷、宫巷、吉庇巷)。除此之外,还有180多个坊巷则鲜为人知。
   
  位于鼓楼区东街南北一带的有三牧坊、朱紫坊、鳌峰坊、阜财坊、思议坊、凤池坊、坊林坊等;位于鼓东一带的有丽文坊,定安坊,依仁坊等;位于鼓楼前后一带的有华林坊,安定坊、登云坊、威灵坊、宣政坊等;位于南街一带的有柏林坊、道南坊、化成坊、宫贤坊、人瑞坊、兴贤坊等;位于鼓西一带的有善化坊、遵仁坊、宜兴坊等;位于津泰一带的有旗隐坊、安济坊、福星坊等;位于安泰一带的有涉利坊、桂枝坊、涟漪坊等;位于温泉一带的有温泉坊、棣华坊等;位于东门的有水域坊、美政坊等;位于南门于山一带的有九仙坊、怀德坊、澄清坊等,以及北大的夹道坊、晏公坊、拱辰坊,旗汛口的施政坊、秀实坊,杨桥的丰盈坊,元帅路的眉奉坊,仙塔街的岳阳坊,大根路的华萼坊等。
   
  台江区的有洋中的竭中坊。
   
  仓山区的有临江的九如坊、萼华坊、瑞荣坊,仓前的佛子坊等。
   
  巷的方面,鼓楼区的有:东街一带的厂巷、旧闽县巷、朱履巷、斗彩巷、石井巷、灯笼巷、花巷、孝义巷、织缎巷、项厝巷等;南街左右一带的有锦巷、二营巷、侯官巷、小锦巷、房营里巷、仓前后巷、早题巷、闽山巷、雅道巷、山边巷、水玉巷等;安泰的有下马巷、兰桔巷、安泰巷、观巷、花园巷、宦贵巷、官巷等;鼓东的有太阳巷、云碧巷、龙山巷、五显巷、化民巷、都司巷、东牙巷、妙巷等;鼓西的有后营巷、兴龙巷、余府巷、环城后巷、寄监巷、保定巷、长池巷、柴巷、梦山巷、雅淑巷、横巷、西峰东巷、麻竹巷、醋巷等;水部的有五福巷、高桥巷、状元巷、柳宅横巷、建华巷、香巷、王庄后巷、龙庭苍等;东门的有火巷、河塍巷、秘书巷、得贵巷等;华大的有互爱巷、旧米仓巷、民中巷、西牙巷、华林横巷、华林直巷、府前巷、泰山巷、钱塘巷、乾元巷、葛厝苍、南门的有螺女巷等。
   
  台江区的巷有双杭的水巷、中兴巷、油巷、龙岭巷、汤房巷、星河巷、南园巷、总管巷、星进巷、金源巷等;瀛洲的有三和巷,新港的有友利巷、龙津巷、鹤存巷等;义洲的有北兴中巷、沟里巷、建新巷、轮船巷、南禅巷、通桥巷、善良港、新兴巷等,帮洲的有新建巷、德建巷等;后洲的有汇巷、后洲巷、观岐巷等;洋中的有吉祥巷、铸锣巷、横街巷、银湘巷、秋龙巷等;茶亭的有南寿巷、沃尾巷。
   
  仓山区的巷有仓前的七星巷、大义巷、万寿巷、劳工巷、佛寺巷等;下渡的有小岭巷、小巷、大坪巷、上园巷、下园巷、牛头巷、农场巷、尧传巷、豆芽巷、郑祠巷、周厝巷、通明巷、蔡厝巷、翻身巷等;临江的有马房巷、中东巷、太平巷、文藻巷、东窑巷、省新巷、临江巷、通平巷、海关巷等;上渡的有灰炉巷等等。
   
  福州坊巷不但数量多、历史久、分布广,而且不少坊巷的名称都有其鲜为人知的掌故轶闻。例如位于南街西侧侯官地界的人瑞坊,就是朝廷为福州明代一位清廉刚正104岁高寿的官员林春泽(1480—1583年)而建立牌坊的。
   
  林春泽于明正德九年(1514年)中进士,官到中央户部主事(管经济大权)。有一次武宗皇帝南巡,有人向皇帝递呈意见书,皆被棍打罚跪,林春泽“抗疏救之,得免。”他在任广东肇庆府同知时,岛寇掠高州,林春泽“代以土著,部署方略,寇次第被擒。”使社会治安得到稳定。明武宗皇帝赞他:“尔器资端慎”。世宗皇学赞他:“尔大雅不群”。而他对为他建人瑞坊谢诗曰:“翠旗谷口万松风,喘息犹存一老翁。讵意夔龙黄阁上,犹怜园绮白云中。擎天华表三山壮,醉日桑榆百岁红。愿借末光垂晚照,康衢早晚颂尧封。林春泽精通《礼经》,受业者众,又是明代福州的诗人,著有《人瑞翁集》。
   
  位于今东街口福州一中与原省图书馆左右的三牧坊,是福州古代闽县内最著名的一座坊。宋代时叫太平坊,因坊内有座太平寺而得名。到明朝正德年间(1506—1521年),仅15年间有三兄弟都当了官,分别是何显任知府、何冈任知州、何继周任知县,所以此坊便改名为“三牧坊”。“牧”是官名,《礼记》载:“九洲之长,入于天子之国曰牧”。故相沿称州官为牧。值得提及的是,福州清代全省性的书院有四所,其中二所凤池与正谊均在三牧坊花围内(其它二所是鳌峰与致用书院)。清同治九年(1870年)在今东街口省图书馆旧址建“正谊书院”。1902年正谊书院与东侧的凤池书院合并更名为“全闽大堂”,成了福建最早的公立学校。1951年改名为福州一中。说明“三牧坊”自古以来都是出人才的地方。
   
  至于巷,民间传说的也很多。就在福一中斜对面,有一条小巷称“孝义巷”。相传古时巷之两旁居住两大户人家,都有权势背景,双方为扩占地盘盖房而争吵,分别写信告到京城,求其亲戚支持助威。不料在京之亲属当官明理,复一信写道:“千里来书只为墙,让人三尺有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只是不见秦始皇。”信到福州后,当事人深被感动,双方便各自退让三尺,于是便形成了一条仅六尺宽的小巷,因感一方有“孝”,一方有“义”,故取名“孝义巷”。
   
  位于台江区的油巷,更充满传奇有趣的故事。该巷位于上杭路与下杭路之间。相传古时有一个贪官叫许悠,他一上任便到处打听福州的珍宝奇物,准备在职期间大捞一把。有一次,有人告诉他说,北门外的一座山上有一座古墓,墓里有许多珍宝。许悠一听,便迫不急待地带领一班人马前往挖掘。旁边有人告诉他,挖人家的坟墓最缺德,许悠不听劝告,并亲自动手挖洞,顺着墓道往里爬,只见墓室里空荡荡的什么宝贝也没有,只见一张小桌子上摆着一盏小油灯,在微弱的火光映照下,墓壁上现出两行字:“许悠许悠,挖我坟墓,罚你添油。”许悠一见,大吃一惊,身上冒着冷汗,但仍强作精神。心想:这小小的一盏豆油灯,有什么了不起,添它二两油足足有余。于是便叫公差拿油来添,起初二两倒进去不满,接着添四两、半斤还不满,然后干脆十斤、一百斤、一千斤……一直不能使这小小油灯装满。这么多的油竟究流到什么地方去呢?众人惊恐万状,不知所借。老奸巨滑的许悠,最后想了一个办法,下令把福州的所有城门统统关闭,然后贴上封条,结果添进去的那小油灯里的油不再流失了。
   
  那么,当时灌进去的那么多油流到什么地方去呢?原来这油在地下暗沟里一直流到城外南台一条小巷里,并从小巷两旁的小沟里冒出来。那几天,当地居民发现水沟里一直不断有油涌出,便一传十,十传百家家户户、男女老少全出动,带上坛坛罐罐、杓杓瓢瓢来装油,这就是今天这条小巷名叫“油巷”的来历。
作者:刘湘如 责任编辑:胡小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