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读书 >> 正文

一个伟大的灵魂 一座伟岸的丰碑
——写在《方志敏全集》出版之际

2012-08-20 09:53:32来源:光明日报

      新近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方志敏全集》,是一部凝聚着方志敏“崇高品格和浩然正气”的重要文献和史书。新版《方志敏全集》在《方志敏文集》的基础上增添了方志敏《给党中央的信》等23篇新近发现和首次发表的历史文献,进一步丰富了方志敏精神这笔宝贵精神财富的内涵,并凸现了《方志敏全集》的鲜明特色和价值取向:

      忠贞爱国是方志敏精神和《方志敏全集》的一大亮点。方志敏是一个坚定、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也是一名志存高远、忠直坚贞的伟大爱国者。他的狱中名作《可爱的中国》脍炙人口,世代相传,堪称中国近现代史上的《正气歌》,中国共产党人具有时代精神和原创意义的千古绝唱。中华民族传统的爱国情和中国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在方志敏身上得到了完美的结合和体现。方志敏从中国国情的思考和自己从事的革命实践中认识到:“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将爱国思想转化为爱国壮举,爱国之心构筑成救国之路。他遵照中共中央的指令,高举北上抗日的旗帜,率领抗日先遣队,驰骋纵横,血战东南,不幸被捕入狱。他在狱中回答国民党高官劝降时坚定地说:“我们军事上是暂时失败,政治上是不会失败的。我们一定会胜利,共产主义一定要在中国实现的。”临死之际,方志敏心静如水,坦然自若,设想死后会在自己流血的地方长出一朵花,这朵花就是“我对于中华民族解放奋斗的爱国志士们在致以热诚的革命敬礼!”

      恪守清贫是方志敏精神和《方志敏全集》的另一亮点。“清贫,洁白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因难的地方。”“我方志敏不爱爵位,也不爱金钱”,方志敏的《清贫》闻名遐迩,影响教育了几代共产党人、革命志士和干部群众。方志敏的清贫理念,本质上是中华民族道德传统和中国共产党人革命精神相融合的结晶。方志敏是中国共产党人恪守清贫的杰出典范。他恪守清贫的内在动因,正如他所考虑、念想的:“苏维埃目前是处在残酷的国内战争的环境中,一切物质,一切力量,都付与战争,苏维埃的工作人员,为战争的领导者,自应以身作则,节衣缩食,刻苦耐劳,为着战争。”可见,方志敏恪守清贫,为的是苏维埃,为的是战争,为的是革命的胜利。方志敏被捕时,敌人希望从他这个共产党的“大官”身上搜出上千大洋和金戒金镯,可是“除了一只时表和一支自来水笔之外,一个铜板都没有搜出。”他“惟一的财产”,就是放在深山坞里的“几套旧的汗褂裤,与几双缝上底的线袜。”方志敏曾任赣东北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兼财政部长,掌管大权,手握重金,但他严于律己,廉洁奉公。他常说:“当苏维埃主席,更要事事注意,一不留意,就不是一个人的事。”他母亲迫于经济拮据向他要钱,他婶婶曾向他讨钱买盐,他妻子被捕妻兄向他要钱保释,都被他挡回去了。方志敏深明大义,不徇私情,让赣东北的红军将士、父老乡亲肃然起敬,赢得了苏区军民的衷心爱戴。方志敏公私分明,赤心向党,对中共中央提供了有力的经费支持。据《方志敏年谱》记载:方志敏提供给党中央的经费,数年累计共黄金1000余两。

      富于创造是方志敏精神和《方志敏全集》的又一亮点。方志敏是被毛泽东誉为“有很好的创造”,荣获“苏维埃模范省”,创造了“方志敏式”革命根据地的卓越代表。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向何处去?全党都在探索,毛泽东在探索,方志敏也在探索。毛泽东将此总结归纳为四种模式,即朱德毛泽东式、贺龙式、李文林式、方志敏式。毛泽东曾说:“方志敏同志创造的赣东北革命根据地,方向路线是正确的。我们虽然不在一起,但我们的思想是一致的。”方志敏领导的赣东北革命根据地,成为毛泽东领导的中央革命根据地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的东北屏障。毛泽东对方志敏的“很好的创造”极为赞赏,1931年11月“全苏一大”特别授予方志敏“红星勋章”一枚。当年,在赣东北苏区大地上,到处都有“活跃跃的创造”。方志敏领导创造了“农民革命团”,创造了以《平债法》为核心的土地革命政纲,创造了英勇的红十军和一整套战略战术,创造了赣东北革命根据地,创造了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全国最早的“地雷战”,创造了苏维埃中国最早的“对外贸易”,创造了“苏维埃模范省”,创造了闽浙赣革命根据地,创造了苏维埃政府的“五种精神”(即“苏维埃的民主精神”、“苏维埃的创造精神”、“苏维埃的进步精神”,“苏维埃的刻苦精神”,“苏维埃的自我批评精神”)。正是这许多方面的独特创造和骄人成就,在1934年1月全苏二大上嘉封赣东北为“苏维埃模范省”。

      “红根已深植,今日正繁荣”(董必武诗)。方志敏的爱国情怀、清贫理念、创造精神,是我们党和国家的一笔弥足珍贵、传之不朽的精神财富。他的英雄业绩、光辉思想、崇高风范、人格魅力的“红根”,已经“深植”于全党同志和全国人民的心田,必将日益广泛传播,不断发扬光大。(作者系江西省方志敏研究会常务理事、研究员)

作者:余伯流 责任编辑:胡小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