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读书 >> 正文

凝聚民族奋进的共识
——记理论通俗读物的编写出版发行

2012-10-16 09:25:29来源:人民日报

近年出版的一些理论通俗读物。

读者在江苏南通书城“党建读物”专柜前翻阅图书。许丛军摄

2011年8月1日,读者在沈阳市北方图书城阅读《科学发展观学习读本》。杨新跃摄

中宣部等单位向大学生赠送《辩证看 务实办——理论热点面对面·2012》。范敏达摄

      《辩证看务实办——理论热点面对面·2012》出版短短几个月,销量就已经突破200万册,相关内容不但在报纸上被转载,在中央电视台播出时也拥有很高的收视率。事实上从2003年推出“理论热点面对面”这个系列通俗理论读物的第一本——《干部群众关心的25个理论问题》算起,每年夏季,都会有一本直面现实矛盾、回答时代挑战的理论通俗读物面世,每本的平均销量均超过了200万册,保持了持续的畅销。

  理论能够走多远,决定了我们的事业可以走多远。党的十六大以来,通过积极探索理论走向大众的有效形式和载体,理论创新的成果不断得到普及,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深入人心,真正起到了统一思想、释疑解惑、凝聚力量的重要作用,为我们正在从事的伟大事业提供了不竭的动力。

  直面现实回应时代挑战

  “价格贵不贵,要看摊位费”、“救护车一响,一头猪白养”……很少有人会想到这些鲜活的话语出自一本本理论读物。山西读者王革平说,如果把一个科学理论供在殿堂,这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殿堂里的理论不为群众完全掌握、真心接受,就难以产生巨大的改造社会的力量。

  过去的10年,中国处在深刻变革、深度转型的特殊发展阶段。无论是我们常说的“改革攻坚期”、“矛盾凸显期”,还是一些学者所说的“时空压缩论”、“中等收入陷阱说”,都是在讲这个发展阶段之关键、之特殊、之艰难。民众所产生的种种疑惑需要理论著作进行及时的回应。《从怎么看到怎么办》等一批理论读物的畅销,可以看出,这些读物首先在话题上与大众实现了“零距离”。物价、房价、看病难、就业难、分配不公、反腐倡廉俱是百姓的关切,教育公平、文化改革、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中国威胁与和平发展,俱是回避不了的焦点热点。为了实现权威性与大众化的结合,有关部门加强了理论力量的协调,敞开大门编写理论读物。首先把理论工作者同实际工作者结合起来,并请相关政府主管部门的同志参与,发挥他们熟悉方针政策、了解实际情况的优势,努力使问题的研究阐释更有针对性、权威性。其次把专家学者同理论宣传工作者结合起来,发挥好各自的优势,努力使问题的研究阐释既深刻透彻又通俗易懂。而且通过把不同学科、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结合起来,加强集中研讨、集体攻关,使问题的研究阐释更全面、更准确、更深入。

  曾几何时,理论通常把发现和提出问题作为第一价值取向,把分析问题作为第二取向,到此理论的思考也就止步了。事实上,作为理论思维的一个完整价值架构,解决问题的方法才是实现理论思维脉络贯通的“最后一公里”。最近几年的“理论热点面对面”聚焦于“怎么办”,即是一次次打通“最后一公里”的尝试。如《从怎么看到怎么办》一书,梳理出怎么保持物价稳定、怎么解决分配不公、怎么解决住房问题、怎么解决就业难、怎么解决看病难、怎么实现教育公平、怎么解决发展不平衡、怎么遏制腐败现象蔓延8个问题,组织中央有关部门和理论界部分专家学者,对每一个问题作了深入浅出、有针对性和说服力的回答,观点准确、说理透彻,不回避矛盾,不夸大成就,成为通俗理论读物的代表。

  江苏读者陈晓春说,现在是网络时代,每个人似乎都有麦克风,对于就业难、看病难、教育欠公平、房价过高、分配不公、腐败现象都可以直抒胸臆。但众声喧哗,到底怎样看,每个人由于信息来源不同,观点就有很大的不同,如同盲人摸象,那么大家最后还是会寻求“金话筒”,好的理论通俗读物就是这样的“金话筒”,可以引导公众客观辩证地看待社会热点,寻求到认识的“最大公约数”。

  架一座理论走向大众的桥梁

  为引导党员干部多读书、读好书,中宣部理论局、中组部干部教育局日前向党员干部推荐了第七批学习书目,包括5本图书:《辩证看 务实办——理论热点面对面·2012》、《简明中国历史读本》、《中华史纲》、《中国道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经典文献回眸》、《焦裕禄》。

  这些书目是从上千种优秀的通俗理论读物中挑选出来的。事实上不仅是党员干部需要理论的滋养,老百姓也需要理论来指点迷津。为此中宣部、新闻出版总署连续组织开展了优秀通俗理论读物推荐活动,在第四届推荐活动中,经过网上投票和专家论证,最终确定了13种推荐图书。这13种图书包括学习出版社的《马列主义经典著作选编学习导读》、中央党校出版社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核心观点解读》、上海人民出版社的《中国震撼:一个“文明型”国家的崛起》、外文出版社的《你了解中国共产党吗?》等等。

  理论读物的编写出版离不开理论工作者的铁肩担道义。“在这个社会里,谁都可以发牢骚,惟独我们社会科学工作者没有资格发牢骚。因为牢骚是社会矛盾的外部表现形式,我们的责任是研究牢骚及其背后的社会矛盾。如果我们也跟着发牢骚,不是失职,就是无能。”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曾经这样说。党的十六大以来特别是近年来,积极探索理论走向大众的有效形式和载体,加强理论创新成果的普及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阐释,架一座理论与群众、政策与百姓之间的桥梁,已成为广大理论工作者的自觉追求。

  2004年,中央发出《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明确了新时期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指导方针、总体目标和主要任务。国家社科基金的投入力度不断加大,基金项目的资助领域、范围不断加大,自2004年以来,仅国家社科基金就资助了上万个研究项目,有力推动了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繁荣发展。中国社会科学院常务副院长王伟光说,中国社会科学院一直把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时代化当成自己的责任,坚持组织力量分门别类地编写理论通俗读本、普及读本、大众读本,倡导研究人员用理论说明实际问题,用群众能够听得进、想得懂、真相信的大众话语体系阐释、宣传党的理论创新成果。据统计,中国社会科学院有四分之一的学者积极参与了重点理论读物的策划、编写工作。

  为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进一步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新闻出版总署组织实施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双百”出版工程,推出一大批政治性、思想性和艺术性相统一的优秀理论读物和通俗读物。包括何星亮的《中华民族文明简史》、李书磊的《文化道路与价值重建》、金一南的《浴血荣光》、苏叔阳的《中国读本》等,在社会上产生了非常大的反响。“这10年,通俗理论读物创作、出版表彰激励机制日渐完善。”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介绍,在国家的重点出版规划中,通俗理论读物作为重点单独列出;在中国出版政府奖评选活动以及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中,也有专门安排,为的是从导向上鼓励、支持和表彰精品通俗理论读物的策划、创作和出版、发行。

  让理论走进千家万户

  理论需要传播。这10年,翻开报刊,读者发现耐读的理论文章多了:许多报刊通过编读互动等形式,化艰深为通俗,以创新求突破,发表了大量有分量的理论文章;打开电视,深入浅出的理论栏目多了:电视理论专题片、专家访谈、热点解读等栏目,很受人们关注;浏览网站,专门的理论频道多了,人民网、新华网等纷纷开设理论频道,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网民。

  理论要想征服大众,需要准确把握人们的理论需求,深入研究人们的接受心理和接受方式,做到有的放矢。清华大学教授王君超说,现代传播研究显示,在信息爆炸和传播渠道众多的今天,受众已经不是被动的接受者,而是有着很大选择权的参与者。近些年的理论宣传把讲道理和讲故事结合起来,使抽象的道理转化成具体的事例;把大主题和小切口结合起来,使党的科学理论转化成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话题,传统的“我说你听”式的独角戏已经转化成人民群众踊跃参与的“交响曲”,理论热点问题通过论坛、讲座的形式被广泛地讨论。

  近几年来,学习出版社承担了《理论热点面对面》、《六个“为什么”》、《七个“怎么看”》和《划清“四个重大界限”学习读本》等通俗理论读物的出版发行任务,打造了一批通俗理论读物的品牌,取得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宋镇岭社长说,通俗理论读物已经发行可以发行到最基层,进企业、进社区、进机关、进学校,为党的创新理论宣传普及起到了积极作用。

  好书只有到了读者手中,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各级党委宣传部门在推动理论学习和宣传方面进行了新的探索。一些地方和部门的宣传部通过举办研讨班、报告会、知识竞赛、主题教育活动等,把理论宣传融入群众获取各种信息和知识之中,融入群众喜闻乐见的各种活动之中。

  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沈壮海认为中宣部组织推出的以“理论热点面对面”为代表的系列通俗理论读物,已经成为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大众化的重要载体,更为开展高校思想政治教育提供了高质量的学习读本。常有些人误以为写通俗理论读物是小儿科,认为不需要多深的理论功底。其实不然。没有理论的深厚积淀,就没有道理的透彻阐述;没有思想的深刻,就绝无表达的通俗。高校思想政治教育面对的是理性思维能力日益提升的大学生群体,是思想最活跃接收各种信息最多的个体,能否让他们辩证地看待中国发生的事情至关重要。

  一本本并不厚重的理论读物却架构出我们这个大时代特有的理论影像,也凝聚起民族奋进的共识。(记者 杨雪梅)

责任编辑:胡小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