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读书 >> 正文

中国梦需要高质量的建言

——《十问中国梦:给梦想多一点时间》创作谈

2014-01-10 10:29:48来源:光明日报

《十问中国梦:给梦想多一点时间》 刘戈、王文等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

      自党的十八大结束以来,“中国梦”迅速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革与执政话语体系的核心概念,其中包含的各种含义也逐渐凝聚成中国社会的新共识。然而,国内外也存在大量对“中国梦”的困惑、疑虑、误解的声音,更存在大量让人不敢苟同的嘲讽、批判甚至否定之声。如何更好地为实现“中国梦”这个大政战略而建言献策,应成为中国有识之士的共同诉求。

      然而,“中国梦”的内涵丰富,所涉及的国计民生、社会变迁、中外关系、教育金融、人口法制等热门议题,都不是靠一人之力就能阐释清晰的。这是推动我与刘戈、舒泰峰、雷思海等几位好友商议,集众人之力共同撰写一本高质量的,阐述“中国梦”的现状、困境及其未来之路的作品主要动因。经过半年的努力,终于有了《十问“中国梦”:给梦想多一点时间》一书的问世。自2013年11月初面世以来,该书得到市场的广泛好评,一个半月内,三度重印。

      不过,我们的策划写作过程,却远没有想象得顺利。一度,我们四位还发生过一些争执,也面临着压力。最大的争执在于,如果真要“中国梦十问”,那么哪十个问题才是最重要的呢?压力则在于,目前的“中国梦”文献已经汗牛充栋,怎样才能真正写出高质量的建言呢?

      经过几轮探讨后,我们四位与策划编辑的共识是,一定要追求内心的真实,要不回避目前的时弊,也要真正对当下中国事实有客观的评价与认定,更要有对中国未来的想象力。最终我们选定民生、金融、经济、教育、城镇化、公众道德、法制、人口、战争和中外关系等十个方面,探讨中国施政得失与改革路向,并对什么是“中国梦”,如何实现“中国梦”,作出了我们几个试探性的解答。

      从目前的市场反应看,读者对我们的努力还是认可的。但与此同时,我个人又对目前舆论界的种种异样情绪存在些许忧虑。最重要的是,我渐渐感觉,中国舆论界对“中国梦”的消极感觉,远远要多于国际社会。我认识的许多国际政要、学者、知名人士,都曾对我表达过“世界的未来要看中国的努力”等类似观点,但是舆论界尤其是互联网界透露出的气息,却是另一个方向的。

      目前,中国正处在一个矛盾多发集中体现的时期,这个时期也是能否实现民族复兴的重要时刻。从微博、BBS等各类网上的各种言论看,中国的各种弊端时时都被暴露出来。不能否认,这些暴露一方面促进了中国社会的进一步改革和进步,但另一方面,其效果是明显激化了社会矛盾,混淆了基本的价值观与是非标准(如为秦桧翻案、歪曲一些英雄人物等),全面否定中国的传统文化,等等,结果造成了社会上某种焦虑与恐惧的氛围,营造某种“中国即将崩溃”的预期,极有可能令中华民族复兴的进程停滞。

      在当下的社会舆论中,批驳这些揣测似乎要比接受它们更难,因为类似“崩溃论”的言论,总能在屡屡曝光的收入不公、腐败、信仰迷失、环境污染等社会缺陷中找到证据。这直接导致了当下中国社会“抱怨文化”的流行,以至在自由主义倾向严重的各类市场化媒体中,尤其在微博世界里,骂政府、批官员总能得到更多人的附和,而力挺政府、理解中国复杂性、坚持大政方针的言论,就有可能被戴上“五毛党”“御用文人”甚至更恶劣骂名的危险。

      但另一方面,这些“盛世危言”显然又是荒诞的。它正在“异化”中国发展的基本盘,与当下中国社会欣欣向荣的成就极不相符。中国的确面临不少社会问题,但环顾整个世界,过去20多年,中国肯定是犯错误最少的大国,是最有前景的大国,是最有独特发展道路的大国。

      所以,如果问我写作完成后有什么感言,那么第一条就是希望知识分子能够有更多的“舆论自信”“学术自信”,真正理解中国崛起正在开创人类历史的基本事实,并最终克服自卑与悲观的情绪。要知道,中国的现代化还只是刚起步不久,自信对于一个国家来说非常重要。

      以美国18世纪90年代开始直到20世纪60年代完成现代化的进程为例,前后经历的170年之间,先后发生了反抗殖民者、国家政体动荡、迁都、外敌威胁、在强国面前委曲求全、鼠疫、内战、沙尘暴、经济崩溃、世界大战、社会骚乱、种族冲突、环境大污染、总统暗杀、核危机等,种种磨难充斥着美国现代化的整个进程。即使是在20世纪60年代后被称之为“后现代化阶段”,美国依然没有逃脱政府丑闻、城市大骚乱、社会大罢工、恐怖袭击等一系列国家危机。然而,这些经历让美国人的国民心理变得越来越坚强,也让这个超级大国的国家体制不断地得以修正和完善,而这个进程恰恰是酝酿美国梦、实现美国梦的进程。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的国运昌盛与政治坚定,值得中国人学习。

      现在的首要问题在于,中国社会必须要尽一切可能消减Web2.0时代造成的负面信息扩大效应,扭转在微博中以谩骂政府为荣、理解国家为耻的“逆向政治正确”互联网氛围。中国社会发展绝不是越变越糟,“中国梦”实现的概率也不是越来越小。在信息爆炸的时代,负面信息所占的比重增多,民众的恐慌与各级执政者的草木皆兵,是当下中国不适应感的典型反应。而中国持续崛起的事实不断证明,当下的困境是暂时的、局部的、可解决的,中国体制的一些问题是本土原生的、超越西方的,是可以纠错的,而所谓的“中国崩溃论”也必将像物理学伪问题永动机原理一样,被扫进历史的故纸堆中。从这个角度看,为“中国梦”进行高质量的建言,是多么有必要。

作者:王文 责任编辑:胡小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