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读书 >> 正文

同心同调复同时

——读《神奇中国梦》

2014-02-10 10:20:24来源:光明日报

    王天玺的新著《神奇中国梦》,是中国第一部系统研究“中国梦”的专著。习近平同志提出“中国梦”的时间是2012年11月29日,王天玺的新著收笔于2013年8月6日。9个月的时间便完成一部68万字的理论专著,是一个奇迹!当然,我知道他多年潜心研究科学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第三世界发展道路等问题,积累了大量的资料和心得,出版过几部专著。即使有了这样深厚的功底,如果不是不分寒暑、焚膏继晷地苦战,也不可能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写成一部大书。

    全书格局宏大、视野高远,颇有“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的气魄和气象。究其原因,当然与作者的个性、素养有关,但更具根本性的是得益于方法论上的优势。这一优势就是对于唯物辩证法的娴熟运用。关于唯物辩证法,恩格斯曾经下过两条经典定义:一是“关于自然、人类社会和思维的运动和发展的普遍规律的科学”;二是“关于普遍联系的科学”。这就是说,唯物辩证法的要义在于用发展变化、普遍联系的观点来观察、认识和研究问题。然而,这是一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困难的事,因为它依赖于实践与认识之间循环往复的积累。王天玺既是从基层走出来的领导干部,又是勤于思考的学者,这种人生历练是他娴熟掌握这一科学方法论的基础性条件。

    “中国梦”是在怎样的历史条件下产生的?它又是怎样由梦想而变成科学的?追寻“中国梦”经历了怎样艰难坎坷而又壮丽辉煌的历程?它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现实和未来中处于怎样的重要方位?实现中国梦需要怎样的理论指导、制度保证、社会动力、领导力量、具体路径、基础条件和外部环境?一旦抓住这些发展变化和普遍联系的规律性东西,对于中国梦的认识便如提纲挈领般格外分明,写作起来自然也就胸有成竹、得心应手,而原本支撑思考的相关思想材料和客观事例也因为有所附丽而获得生命,从而使得整部著作形成一棵根深叶茂、花团锦簇的大树。这棵大树,就是对“中国梦”的本质、结构和功能的生意盎然的描画。

    读这本书,心得甚多,这里只能略举几例。书中指出,“中国梦”实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奋斗纲领的简明性、群众性和实践性,这就有力回答了既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何以又提出“中国梦”的疑问。这样的论述,既实事求是又富有新意,从而显示了理论阐释的力量。凡是读过这部书的人,大抵都会产生这样的鲜明印象:在发展变化的进程中,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虽然都不免要跌跤,但是资本主义的跌跤是老者衰朽的表征,而社会主义的跌跤却是少儿成长的必然,貌虽相似,前途和命运却截然相反。也就是说,该书用顽强的事实和铁的逻辑告诉读者: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终将取代资本主义。这就为我们的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增添了底气。针对国际上有人唱衰中国的恶意,该书令人信服地证明:“中国梦”不是幻想,而是植根于深厚历史、优越制度、世道民心和物质技术基础的理想,它的基础不会崩溃,它的宏伟蓝图也绝不会破灭。中华民族的复兴伟业,对任何国家和民族都不会构成威胁。从终极意义上说,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追求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仅是要再造中华民族的辉煌,也是在为全人类的安康幸福履行自己的责任、付出自己的努力。该书在结尾处引用毛泽东的名篇《沁园春·雪》,再度展示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追求“太平世界”的远大情怀,具有晨钟暮鼓一般的深长震撼力。

    《神奇中国梦》 王天玺 著 红旗出版社

作者:刘润为 责任编辑:胡小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