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读书 >> 正文

世界读书日特别策划·解码

干部读本

2014-04-23 08:56:48来源:人民日报

版式设计:蔡华伟

  核心阅读

  党员干部读本属于通俗类政治理论书籍,从广义上说,是面向党员干部群体,为其学习教育编写的读物,一般是根据形势任务,围绕中心工作组织编写;从狭义上说,是指党员干部读物中书名带有“党员干部读本”“干部读本”或“干部学习读本”等字样的图书。

  我们党历来重视党员的思想教育工作,出版党员干部读本是宣传党的主张、统一全党意志的重要抓手。在当前的网络化、信息化时代,思想舆论形势错综复杂,编写出版好党员干部读本仍然是十分重要的工作。

  在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我们关注党员干部读本这类图书,以促进党员干部学习,为全面深化改革注入不竭动力。         

  有历史

  上溯至1921年

  据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介绍,早在1921年9月1日出版的《新青年》杂志登有人民出版社的成立通告,明确指出:“一面为信仰不坚者祛除根本上的疑惑,一面和海内外同志图谋精神上的团结。”首批出版的49种图书包括“马克思全书”15种,“列宁全书”14种,“康尼斯特(共产主义的音译)丛书”11种等。
        
  有市场

  超百万册销量

  据统计,学习出版社和党建读物出版社联合发行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十讲(党员干部读本)》《世界社会主义五百年(党员干部读本)》等读本销量都在80万册以上。党建读物出版社出版的《党的基本知识简明读本》《党的历史知识简明读本》《杨善洲的故事》是销量过百万册的超级畅销书。

出版社负责人谈打造图书品牌

干部读本 不能回避热点(业界纵论)

本报记者 张贺 张垚 朱卫禄

      查阅近年来的《全国总书目》,以“党员干部读本”“干部读本”“党员读本”等关键词检索,每年都有二三十种图书上市。

  在编著者方面,干部读本既有相关部门组织编写的,也有个人署名编著的;在出版社方面,人民出版社、学习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红旗出版社、人民日报出版社等几家可谓主力,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等研究机构及高校出版社也多有力作,省市地方出版社在这一领域也逐渐兴起;读本内容涵盖广泛,既有政治理论类的,如《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干部读本》《“四风”问题 干部教育读本》《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党员干部读本》,也有各地针对实际工作编写的,如《建设幸福广东干部读本》《新疆发展现代农业干部读本》等。

  干部读本特点鲜明

  干部读本是普及党的理论创新成果的重要载体。“可以说,它已经成为一个品牌,一经出版,就会引起广大党员干部和群众的关注。”学习出版社社长董俊山说。人民日报出版社社长董伟认为,干部读本架起了用中央精神解决实际问题的桥梁,推动了改革发展的实践。

  “‘党员干部读本’与其他政治类理论读物相比,具有‘似书非书、似刊非刊’的特点。与书相比,它们集中精粹、突出主题;与期刊相比,它们又更能深入全局,选题针对性更强。”国防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所副所长季明指出。当前信息爆炸,出版物琳琅满目,党员干部应该读什么样的书、怎样才能高效读书,编写出版好读本具有重要的启迪和引领作用。

  “超规格”策划编辑

  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说,出版社将“党员干部读本”的出版列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并总结了确定选题的原则——坚持两个“必须结合”:结合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结合党员干部的思想实际。

  《怎样当好支部书记》就是两个“必须结合”的范例。为了让这个读本更接地气,人民出版社编辑和作者一起,召集机关、部队、企业、社区、农村等不同类型的支部书记座谈,了解实际需求,拟定写作提纲。

  据党建读物出版社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是以“超规格”在策划、编辑《马列主义经典著作选编(党员干部读本)》:集结了马列主义理论方面的20余位专家,经过数月辛苦工作,从浩如烟海的马列经典著作中精选出25篇,有的还作了节选。在编辑出版过程中,在人力、物力、财力上进行倾斜。首印3.1万册、累计销售近39万册的亮眼成绩单是对这份“超规格”努力的回馈。

  “干部读本应该抓两头:一头是基本知识、基本理论,要鼓励读者原原本本地读马列主义原著,多推出优秀经典读物;一头是密切联系实际,多出一些反映现实问题、贴近党员干部思想实际、解读社会热点问题的优秀图书。”这位负责人说。

  坚决杜绝粗制滥造

  董俊山认为,广大党员干部对理论的渴求,是党员干部读本类图书获得良好发行的重要动因。也正是这种“真正的渴求”,才能让广大党员干部以他们的方式真正的“读进去”,真正地吸收这些“补钙壮骨”的“营养剂”。

  季明作为《世界社会主义五百年启示录(党员干部读本)》(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作者,对此深有体会。他说,“党员干部读本”在强调权威准确的基础上,一定不能回避党政干部在学习中的难点和疑点,比如,对为什么不能将西方所谓自由民主人权奉为“普世价值”、怎样看待西方新自由主义的虚伪性等问题,“要用古今中外的丰富材料和理性剖析,帮助大家解疑释惑、激浊扬清。”这也是党员干部读本肩负的重大历史使命。

  党建读物出版社有关负责人说,我们也发现,现在市场上有一些冠以“干部读本”的图书,内容粗制滥造,让人不忍卒读。这种书不仅不能给党员干部以知识的滋养,还败坏了“党员干部读本”的名声,需要引起业界重视,相关部门也应切实负起监管责任。

  建立机制促进学习

  “在学习问题上我们的干部已经形成了高度共识,那就是,作为执政党的一员,必须经常不断地学习。”中央党校报刊社社长兼总编辑谢春涛认为,“与建设学习型党组织的要求相比,适合党员干部阅读的好读本还不够多,已出版的好读本影响还不够大。”

  时代和形势正呼唤更多质量优良的干部读本出版发行,把干部读本系列办成“响当当”的品牌是大势所趋。

  谢春涛认为,真正建立健全学习读书的机制,变“要我读书”为“我要读书”,也是党员干部读本继续发展壮大的强大动力。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进步与困惑,人类社会就是在不断解决困惑中取得进步。我社的干部读本还会继续出版下去。”黄书元说,人民出版社还在“触电上网”,打造数据库,增加网络版、手机版等新载体,提供新服务,满足读者新的阅读需求。

走进北京王府井书店探访

谁说压仓货 其实卖得火(市场调查)

本报记者 杨 旭

      世界读书日前夕,记者来到北京王府井书店。

  在“弘扬主旋律、共筑中国梦”书架旁,张大爷正在饶有兴致地阅读《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党员干部读本》。张大爷说他对干部读本产生兴趣是近几年的事。尤其是整治“四风”,让他看到了党中央改革的决心和魄力,“电视里、报纸上,这样的新闻多了,让我这个老医师也‘转行’关心起政治来。”

  干部读本不仅干部在读,有需求就意味着市场的存在。王府井书店副总经理葛飞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些干部读本每天都能卖出三五本,而像《世界社会主义五百年(党员干部读本)》这样的个中精品,上市4个月就卖出了1400余册。“现在来团购干部读本的不仅仅有国家机关、国有企业和高等院校,民营公司也加入到了团购的行列中。老板买这些书回去,把它作为中层管理人员的培训手册。”

  “干部读本的销售整体呈上升趋势。”尽管公司处于静默期未能提供具体数据,但京东图书事业部总监杨海峰依然“透了风”,“别看政策味十足,读者的关注度却不低。”

  “这跟群众更加关注政治、中央动真碰硬来改革的背景都有关系。”但在葛飞看来,这样的速度可以更快一些,“缺少线下的推广活动,是干部读本营销的软肋。”

  “请专著的编写者来举办分享会,聊聊书里书外的故事,读者准爱听,自然就更乐意买了。”杨海峰从内容上做出了建议,“图书内容可以更轻松一些,增加实践性的延伸话题。”

《世界社会主义五百年(党员干部读本)》课题组首席专家顾海良介绍编写过程

“五百年” 这样炼成(样本点击)

本报记者 胡安琪

      200多页讲完500年发展史,这就是中宣部、中组部今年1月发出通知要求认真组织学习的《世界社会主义五百年(党员干部读本)》(以下简称《五百年》)。日前,主持该书编写组的首席专家顾海良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又给这本书加注了几个数字:定提纲一个月,编写跨十个月,经九个版本才定稿;“目标”是让党员干部学习期间两天能读完……

  “看读本不能代替读原著。”顾海良说,“党员干部读本还是有些浅显了,停留在‘订单式写作、通俗性辅导’的阶段”,应该要求党员干部直接读原著、经典,养成读书习惯。

  提纲打磨了一个月

  编写《五百年》的目的,在中宣部、中组部通知中说得很明确:为帮助广大党员干部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学习社会主义发展史,进一步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中央宣传部理论局组织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专家编写了《五百年》。

  而该书后记显示,这一读本得到许多部门和单位的帮助支持,参加初稿撰写与修改工作列出姓名的就有16人,主持和参加统稿修改的有13人。

  “作品是集体成果。去年2月接到课题后,提纲就打磨了一个多月。”顾海良说。

  顾海良回忆,课题组有10人,其中执笔的9人。“曹长盛、赵家祥、闫志民老先生七八十岁,是我的老师了。其他高校、科研单位的同事,也都是对此有成熟研究成果的教授、专家。”此外,还有中宣部理论局的领导和同志全程参与研究。

  “我们特别认真学习了习总书记的讲话。”顾海良说,以往讲社会主义发展历史,多从晚期空想社会主义开始,距今不到200年。而历史证明,早在500年前资本原始积累的时候,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就已经有了。我们继承的社会主义事业是世界范围人类共同而悠远的理想。这500年中,社会主义是不断发展的,尽管遇到很多曲折、困难甚至危机,眼前仍然存在问题,但是路越走越宽,应该对此有信心和信念。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读本是为了梳理一种历史眼界、世界思维,以史为鉴,走向未来。”顾海良说。

  咨询委员审阅三次

  2013年2月开始主持编写,去年年底、今年年初交稿,500年的历史如何浓缩到15万字中?

  “忠实于历史,线索展现清楚;理论性、知识性、科学性、可读性结合。”这是顾海良总结的编写原则。《五百年》分六个时间段再现社会主义发展全部过程,实事求是,不避讳曲折。

  在确定提纲后,课题组接下来讨论确定整体上每章写什么。具体到每章多以一人执笔初稿,之后课题组间交叉修改。什么该写什么不该写、写多写少,要集体讨论,其中也有一些争论。

  据介绍,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咨询委员会对于列入工程的读物至少要审阅三次。首先是提交提纲给咨询委员会指导。“开会面评,审了一天。”顾海良说,“咨询委员中的江流先生已经九十多岁了,也一字一句地读并提出修改意见。”经过提纲、成稿、定稿,专家审读不仅改出了好稿子,也留下了严谨的好学风。

  请基层干部试读提意见

  顾海良说,征求了宣传部门理论工作者的意见,《五百年》配了一些图片。“这在以前不多见。”他语气中有点遗憾,“还可以配更多图,版式设计再活泼一点。”

  编写风格要求是明快好读:不用专家腔,但也不追求时下网络语言。“前面涉及经典著作的往往有一些翻译的痕迹,我们编写时比较注意,所以你看里面引文不多,大部分是提炼精神表达。”顾海良说。

  除课题组以外,中宣部理论局的同志也在文字上花了很大的功夫。让顾海良印象深刻的是,在第九稿付排之前,理论局请了不少基层干部试读,并根据意见进行修改。

  “这些基层干部的意见都很直率。可以说,部分读者参与了定稿,对本书质量有了实质性的推进。”顾海良认为,修改后更为明快清晰、贴近目标读者群的习惯和品味。“这对我们搞理论工作的也有很大启发,如果理论读物都能这样也许会更好读一些。”

干部眼里的干部读本(读者评说)

      以阅读为乐,把学习作为责任

  面对信息化时代下的“本领恐慌”,各级领导干部应把阅读作为一种乐趣,把学习作为一种政治责任。

  我从事政法工作25年,多数时间处在维稳处突第一线,提升本领的要求更为迫切,更需要做到“读好书、善思考、勤实践”。

  在我看来,对党员干部来说,最好的学习书籍就是党员干部读本。当前各类党员干部读本围绕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党的群众路线及领导干部廉洁自律等方面作了系统阐述,是提升干部理论素养的重要载体,也是领导干部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云南丽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施静春)

  弄懂吃透,做学习型党员干部

  争做学习型党员干部,必须先把干部读本弄懂吃透,然后才能向更深更高层次进军。为培养广大党员干部的阅读兴趣,我们倡导开展了三项学习活动:建立了全区干部教育在线平台,把推荐的图书扫描制作成电子版,方便党员干部学习;组建了“魁星阁读书会”,组织广大党员干部开展了互动式的读书活动;组织了近60期“乡村理论学习大讲堂”,让干部到田间地头,用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和语言为农村党员讲学。

  未来,我希望有更多、更贴近基层实际的干部读本出版发行,希望干部读本也能在微信、微博、QQ等网络通信工具上传播,希望有更多的基层党员干部能够读书明理、读书修身。(江西新余市渝水区区委书记 徐文泊)

  择要精读,用对的方法读对的书

  当前市面上的书浩如烟海,有些值得认真研读,有些只能随手翻翻,这就有一个选择的问题:必须明确自己需要什么,想提高什么,择要精读。在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我认真研读了《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干部读本》《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党员干部读本》,这些读本使我进一步筑牢了理想信念、提升了党性修养、强化了使命担当。

  读书难在自觉,贵在坚持。用对的方法,读对的书,把坚持变成习惯。小读小进步,大读大进步,早读早进步,不读不进步,是读书真理。(福建厦门市公安局思明分局民警 过 洪)

责任编辑:胡小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