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读书 >> 正文

两走长征路,书写心中史诗

2016-08-31 16:11:08来源:北京日报

                              

      “我从《当代长篇小说》杂志上看到了魏巍同志的新作《地球的红飘带》,兴奋不已,接连十几天,一口气把它读完了。《地球的红飘带》是用文学语言叙述长征的第一部长篇巨著,写得真实、生动、有味道,寓意深刻,催人奋进,文字简洁精练,读来非常爽口。读完全书,我仿佛又进行了一次长征。”这是聂荣臻元帅为《地球的红飘带》写的一段序言,其中洋溢着他读完小说后的激动之情。

      《地球的红飘带》是第一部长征题材的长篇小说,书名也成为长征的一个经典命名。当年魏巍为创作这部小说,两次重走长征路,漫漫路途,曾经受过伤,也曾经多次历险,最终完成了“心中的史诗”。魏巍已经去世8年了,但他留下的这部作品,今天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意义。

      一赴长征

      严重崴伤脚,拄拐坚持寻访

     “长征是我心中的诗。自我投身这支军队之日起,就一直倾慕着它,向往着它。可是由于它本身非凡的壮丽,一想到从文学上反映它,就自愧才疏学浅,因而却步。现在随着岁月过多地流逝,不得不提笔了。”魏巍生前如此写道。

      作为一位代表性的军旅作家,魏巍早年写过很多抗战题材的诗歌,是从抗日烽火中成长起来的作家。后来,他写过不少抗美援朝题材的作品,如《谁是最可爱的人》《东方》。年过花甲,他才开始触碰长征题材。

     “当时,中央决定撰写九大元帅传记,魏巍担任聂荣臻传记组组长。他一次面见老首长杨成武,杨成武就鼓励他写长征。”魏巍的儿子魏猛回忆,父亲早年接触过很多从长征走过来的老战士,对长征的感情很深,听了杨成武的鼓励,更感觉有责任来写长征。

      魏巍毕竟没有参加过长征,又不能完全凭史料来创作,于是决定自己沿长征路走一遍。刚开始他去了福州,从福建到江西境内,参访红军在这一带活动的旧迹。因忙于撰写聂荣臻元帅传记,中间又耽搁了下来。直到1983年再出发,魏巍正式重走长征路,计划先去四川,再往北走。

      这年夏天,魏巍夫妇到达大渡河一带实地走访。在四川天全县有一个红军祠堂,当年红四方面军在此牺牲惨烈,有200多名战士的遗骨埋在这里。当时下着大雨,魏巍硬要去看一看。魏猛回忆,因田埂狭窄而泥泞,父亲一脚踩滑,摔倒在田里,一只脚被崴得翻了个方向。附近的农民立即赶来相助,他们把魏巍背出田地,护送上车,到医院治疗。

      真是万幸,在川西一个偏僻的小城中,魏巍遇上了妙手回春的陈怀炯大夫,及时将脚伤进行了处理。由于伤势较重,魏巍整整18天只能卧床休息,而当伤情略有好转,就急着要赶路。忍着脚伤之苦,他前往离天全县100多公里的硗碛,看到了红军攀登的一座雪山——夹金山。魏巍拄着双拐走访老乡,详细了解红军过雪山的情况。

      受伤坚持一个月后,魏巍才不得已返回北京进行治疗,中断了此次长征旅途。令人感慨的是,之后魏巍和陈大夫保持了十多年的通信,堪称作家和医生之间友谊的一段佳话。《地球的红飘带》问世后,魏巍亲笔在扉页上题写感谢和祝愿之语,把书寄给了陈大夫。

      再赴长征

      差点出车祸,为烈士流热泪

      在北京休养了一年,魏巍于1984年7月又踏上了寻访长征的征途。这次,他们取道兰州走甘南进入天险腊子口,然后向南向东,历经甘肃、四川、云南、贵州、广西、湖南等地,按当年长征的路线逆向而行。此次历时共4个月,详细考察了红军当初经过的艰苦路程和险关要隘。

      这次寻访长征途中,又充满了惊险。当时恰逢暑假,魏猛也跟随父母走了一段,忆当年路途艰险,他至今记忆犹新:“我们坐的是越野吉普车,一出兰州就差点出车祸。路上都是泥,当地农民挖沟放水浇庄稼,结果车轮打滑,差点翻车。”

      到了四川、贵州境内,由于当地山路崎岖、狭窄,更是多次遇险。“有一次在四川小金县遇到泥石流,山上滚下大石头,车子根本过不去。在四川王朗,又遇到堵车,净是泥坑,当地人用竹子铺路,吉普车半抬半推才过去。”魏猛说。此外,在贵州桐梓盘山公路上,又差点出车祸,迎面开来一辆大卡车,把魏巍乘坐的吉普车车头撞坏,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路上滞留了六七个钟头。

      魏巍有写日记的习惯,日记中也多次提到路途遇阻的情况,不过,一想起红军当年的艰难,他又觉得这不算什么,过草地、爬雪山时,情绪相当振奋。在草地上,魏巍看到了这个死亡之国的面貌,感叹许多红军就长眠在沼泽之中。虽有心脏病,但他还是翻越了四座雪山,包括头一年没能上去的夹金山。他在日记中写道:“我想象着红军当年是如何从那峻拔的奇峰中走过来的,那些雪峰在我心目中更显得圣洁了。”

      此行最后一站是桂北的兴安、全州,魏巍来到当年红军过湘江的界首、凤凰嘴等渡口,以及聂荣臻元帅当年领导的红一军团阻击敌人的脚山铺。在脚山铺,他察看了红军与国民党军激战的山岭,美女梳头岭、冲天凤凰岭、怀中抱子岭……这些奇特的山名引起他的兴趣。但当得知每逢暴雨,山中烈士的遗骸仍被冲刷出来时,他感到非常悲伤,禁不住热泪横流。

      三年写作

      散步得书名 遗憾未改编影视

      两次重走长征路后,魏巍开始着手创作小说。

      写长征最难的是结构,有人建议他写成多卷本。为此,他曾征求过丁玲的意见,丁玲认为“三十万字足矣!”魏巍认真总结了此前《东方》的创作得失,于是决定采用浓缩式写法。小说并没有从五次反“围剿”开始,而是从兵败湘江开始写起,从湘江之战到遵义会议、强渡大渡河、与张国焘的斗争及过草地,是小说的三大重点。魏巍在重走长路上记下的当地民谣、传说等素材,也有机融入了小说中。

     “父亲年纪比较大了,精力跟不上,一般每天上午写三四个小时,下午再写两个小时。”魏猛说,父亲也会征求家人的意见,要求全家一起动脑子帮忙想书名。

      魏巍的生活很简单,不打牌,也很少下棋,但每天都要在家附近散步。小说基本完成后,他就一边散步一边想书名。“因为红军是穿灰军装的,我当时贡献书名‘灰龙’,但他没有采用。他想了很多书名,最后才想到‘地球的红飘带’。一听到这个名字,我妈、我爱人都说好。”魏猛说,父亲以前是诗人,很有想象力,这个书名就挺有诗意。

      小说完稿后,聂荣臻元帅看了非常高兴,遂提笔写下序言,评价其为“史诗般的作品”。他写道:“过去一写长征,就是雪山草地,这次则写了内部斗争,更充分地显示了党的力量,使读者得以全面地了解长征。作品中出现的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以及王稼祥、彭德怀、刘伯承、叶剑英等人的形象,写得很像、很活,这些都是我非常熟悉的领导和战友,差不多就是那个样子。”

      小说于1988年出版后,备受读者喜爱。长征题材创作中,以往总是一味突出红军英勇,极少有人提到党内路线斗争,魏巍的小说则以两条路线斗争作为一条故事主线,无疑是一大突破。

     “《地球的红飘带》写完后,父亲很开心,觉得有了一个交代,可以告慰牺牲的红军烈士。”魏猛说,父亲买了很多书,送给采访过的老红军战士、长征路上接待过他的群众,后来还把手稿捐给了一个文学纪念馆。

      当年有一家出版社曾想把小说改编成电视剧,结果中途项目夭折。作品没能拍成影视剧,这也是魏巍生前留下的一个遗憾。

作者:周南焱 责任编辑:俞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