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读书 >> 正文

居官历练后正好读书

2016-09-26 09:32:26来源:学习时报

       从政实践与理论学习是相辅相成的,为官者要在实践之中印证所学的知识,在学习与实践的互动中深化对于经典的理解、提升自己的从政水平。

  《图民录》是清代政治家袁守定所著的官箴类书籍。该书指出:“居官历练后正好读书,更觉亲切有味,所以然者,由古昔圣贤直从历练后,见得事之真确,故吐辞为经也。《大学》言平治天下原本于致知、格物,重闻道也。人学则闻道,而义理用事,所措必当,所至必治;不学则不闻道,而私意用事,所措必不当,所至必不治。”官员经过从政实践的历练以后,正好读书,更觉得经典非常亲切。为什么这么说呢?是因为经典著作都是古代圣贤在实践中反复历练后,将切实可行的原则与经验记录为典籍。《大学》指出治国、平天下的实践要依靠“格物、致知”所学习的“道理”,一个从政者如果依照其学习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去制定、实施管理方略,那么必然会举措得当、治理有方,反之必然会出乱子。该书还说:“古人道味深故好学,愈好学而政事愈明。若道味不深。一登仕版,便废学问,既无义理以浇灌其心,惟日讲求于刀笔筐箧之间。曰:仕途中别有道也!充其所能,只一老吏。乌足以臻上理乎?”对于古代经典记载的修身治国之道体会得越深,其治国理政就愈清明。若体道不深,学业不精,一当官就放弃了学问与品德修养,每天陷于一些具体的文牍事务,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刀笔吏而已,不能成为有德行、有成就的政治家。

  “一事不知,儒者之耻”,古代士大夫读书范围很广,可以说经史子集、琴棋书画、宗教人文无所不包,在这里我们仅列举一些与其从政紧密相关的内容加以介绍。

  读儒典。儒家学说以修身为本,而以治国、平天下为旨归。其核心经典大都是古人在修身齐家、治国理政实践中体悟出的原理,也记载了许多具体的案例。恰如《图民录》所言,“由古昔圣贤直从历练后,见得事之真确,故吐辞为经也。”西汉的汉宣帝就亲自召集儒臣探究“五经”异同,对于当时流行的各种版本,在学者讨论的基础上由皇帝亲自裁决,宣帝以后,“五经”的地位日益重要,为治天下者准则。唐太宗登基之后,也崇尚儒学,设置弘文馆,命令颜师古考订《五经》,孔颖达撰写《五经正义》。宋初的宰相赵普则有“半部《论语》治天下之说”,宋仁宗初年,宰相王曾以帝新即位,应当学习儒学,就请孙奭、冯元进为皇帝讲《论语》。起初是隔一天讲一次,后来是每天都要学习。皇帝在经筵讲读时,如果因为疲倦而左顾右盼、伸腿扭腰,孙奭即端拱而立,停住不讲。宋仁宗见老师如此严肃,即时收拾精神认真听讲。

  读史书。唐太宗就非常喜欢读历史,贞观十五年,唐太宗曾说:“朕听朝之暇,观前史,每览前贤佐时,忠臣徇国,何尝不想见其人,废书钦叹!”指出其在处理朝政的空闲时间,阅读前朝史书,每看到贤臣辅助国家,忠臣以死效命,不由得掩卷叹息而神交古人。清代官员汪辉祖在《学治臆说》中指出:“经言其理,史记其事。儒生之学,先在穷经。既入官,则以制事为重。凡意计不到之处,剖大疑、决大狱,史无不备,不必刻舟求剑,自可触类引申。公事稍暇,当涉猎诸史,以广识议。”儒家经典所论述的是做人做事做官的大原则,而史书则是记录历代成败得失的具体事例。当官以后,在工作之余,要把读历史、参究古人治国理政的成败得失当作一个重要内容,但也不能拘泥于古代的案例,要根据现实情况活学活用。清代学者徐栋原所编的《牧令书辑要》还提出官员要注重阅读地方志,“苟有余暇,即宜读书,先看省志,庶几全局在胸,事有把握,勿以纸上空谈忽之”。到一个地方、一个行业当官,应该先读有关的地方志、行业志,才会理清脉络、胸有全局,处理政务也就有了把握。

  读律例。《图民录》引用明代政治家薛瑄的观点指出:“吏道以法令为师”,应该熟读“律例”,律例就包括法律及相关条例。“若平日于律例未尝习熟,一旦置之堂皇之上,不特大案当前,不能觑定归结之处,以求其所至要;即户婚田土诸细故,皆不能有所遵循、明于处置,其谬也多矣。”如果平常不反复阅读法律以及各种条例,在工作之中不能依法行政、依律断案,就容易出问题。

  看邸抄。 “邸抄”又称“邸报”“朝报”“条报”“杂报”,唐、宋、元、明、清诸代,邸抄由中央政府统一发行,是朝廷传知朝政和臣僚知晓朝廷动态、政情的媒介,相当于现在的报纸或者内参。《图民录》指出:“看邸抄有益。不但条议新例、刑名成案概具抄中,可以遵法。凡督抚列款参官虽细不宥,知稍涉此便干罪谴,大是可畏,岂非身心之一助乎!语曰:不知为吏,视已成事。邸抄事之已成者也。”邸抄包罗的内容很广,各种新旧制度条例、各地重要的刑事案例都在其中,可以遵照与参照执行,而且督抚参劾贪官的文稿也在里面,阅读这些可以警醒自己廉洁奉公,对身心是一大帮助。《韩诗外传》曾说,如果不知道怎么当官吏,那就从学习现成的案例入手。邸抄中记载的就是全国各地的案例,所以当官的人看邸抄是非常有益的。

作者:孙劲松 责任编辑:俞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