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理论频道 >> 读书 >> 正文

于生活中发现美

——读《文艺心理学》

2017-11-06 10:50:43来源:福建日报

      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

      苏轼举头望月,长吟“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我们举头对月,想到的却是月球是地球的天然卫星,月的盈亏实为月球的自转与绕地球的公转造成的,月明预示第二天为晴天。正如朱光潜先生的 《文艺心理学》 中所说,我们看到的是实用世界而不是美学世界的月。

      什么是美,怎样才能发现美?美感经验是我们欣赏自然美或艺术美时的心理活动,是一种无功利的、超概念的直接的经验。以心知物,应专注于事物的本身,才能获得真正的纯粹的美。

      我们和物的关系本来是实用的,抛开实际的目的和需要,和实用功利拉开距离,着重形象的观赏,才能进入审美世界。既要求从实际生活中跳出,又不能脱尽实际生活;既是一种无我忘我之境,又要求有切身体会。朱光潜先生称之为“不即不离”,实际上是物与我的一种微妙的关系,恰到好处,不远亦不近。

      如同王国维在 《人间词话》 中说道,“以我观物,故万物皆着我之色彩”。将我的知觉情感外射到物的身上,把我的主观情感投入无生命或有生命的对象中,使之获得我的情感体验,由物我两忘到物我同一。这时,我们便发现了美。辛弃疾有词 《贺新郎》 云:“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词人将深切的情感倾注于自然,不仅觉得青山“妩媚”,而且青山也似乎有了自己的意志和思想情感,也觉得词人“妩媚”了。“情与貌,略相似”,后一句将词人之情与青山之貌相比较,叹天下无人知我,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词人面对青山,物我两忘,自己似与青山相同,最终达到词人与青山物我同一的美感经验。“在聚精会神的观照中,我的情趣和物的情趣往复回流”,物的情趣随我而定,我的情趣也随物而变。

      《文艺心理学》 告诉我们,美是无法割离人类世界而存在的。寓情于景、借景抒情、情景交融,将环境的描写、气氛的渲染同人物思想感情的抒发紧密结合,这正是人和物相契合而产生的“主客观的统一”。美并不是事物的固有属性,主观的价值也是美的一个重要的成因。

      当我们看见景物,觉得它美的时候,实际上已将我们自身的情感加诸景物之上。我们欣赏星空浩渺、高远,有神秘之美,可星空本身并不具备这样的属性,是我们认为星空浩渺高远,因而觉得它美。换一个人觉得星空太过杂乱、黑暗,觉得它不美,也是有可能的。一百个读者眼中有一百种哈姆雷特,从美的角度看,我们也可以说一百个欣赏者眼中有一百种美。柳宗元说“美不自美,因人而彰”,物是自在的、无意识的,不能自彰其美。只有人去发现、去感悟,才能获得美。王阳明也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只有人去看花,花的颜色才会“一时明白起来”,这也说明美是存在于人内心对物的情感之中的。

      读完 《文艺心理学》,你就会明白,美不仅在物,也不仅在心,而在心与物的关系上。物无所谓美,在觉其为美时,才成其美。

作者:黄莹 责任编辑:俞琳